第1555章 敌踪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55章 敌踪

分享到:
关闭

叛军仅有九万多人而已,为了大张声势,故意佯称三十万罢了。

他们之所以叛汉,核心因素是,日子过不下去了。

以前,他们缺钱花了,缺女人陪了,就可以提刀上马,肆无忌惮的抢掠汉人老百姓。

现在,谁敢这么干,必定会被汉军找上门,屠灭全族。

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此言一点没错!

以前,没有外援,他们势单力薄,只是暂时蛰伏,不敢妄动罢了。

耶律休哥派人来联络,许以厚利之时,这些部落的族长和长老,苦李中易久矣,双方遂一拍即合。

历代皇朝的治乱循环:权贵们持续的土地兼并,导致失地流民与日俱增,朝廷财政收入也就不断的减少。但是,朝廷养官养冗员养宗室的开支,却一天比一天多。

一旦出现了突发状况,比如说,严重的外患或是大规模流民起义,朝廷连镇压的开销都捉襟见肘。

拆了东墙补西墙,老百姓已经没啥油水可榨了,就要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,必然会加剧党争!

党争扩大化的后果是,只要你赞同的,我必然反对,无论是非曲直。

到了这种地步,再摊上一个没有统治经验的皇帝,也就距离亡国不远了!

实际上,草原各部也有肥沃草场的兼并问题,这个问题大的足以致命。

和平的时间越久,部落的人口越多,需要的肥沃草场就越大。然而,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区,绿洲和水源地就那么多,生存矛盾也就日益尖锐了。

大汉帝国的征西将军宋云祥,执行的是李中易确定的边疆政策,即:拉一部,打一部,勿使任一部坐大!

通俗的说,谁敢发动部落之间的兼并战争,谁就是宋云祥的死敌,必欲除之而后快!

李中易看得很清楚,绝对不能允许西北草原各部团结一致,必须要挑拨离间他们的关系,让他们维持住一盘散沙的状态。

明朝末年,辽东总兵李成梁,玩的就是这一手平衡游戏,连奴酋努尔哈赤的亲爹塔克世,都被坑死了。

在李成梁遭到朝廷里的清流言官弹劾离职前,他对建奴的控制一直比较得力,辽东的局面尽在大明的掌握中。

只是,李成梁被贬十年,重新复职之后,心态变成了养寇自重,坐视建奴不断发展壮大,导致辽东的局势一步步糜烂到不可收拾了。

李中易耍的是阳谋,草原各部也有顶尖的人才,他们自然看得穿,大汉皇帝的险恶用心。

草原上的有识之士,一直在私下里串联,只等时机成熟,就要举起反汉大旗。

现在,耶律休哥主动来联系他们,他们岂能不喜出望外?

只是,他们设下的埋伏,一直没见汉军的踪影,难道是哪里出了问题?

半夜出发之后,李中易领着机动力极强的两万汉军铁骑,已经掉头向了北。

历史上,霍去病能够屡屡偷袭得手,主要是有大法宝:一为投降汉朝的匈奴向导,二为避开匈奴人布下的眼线,故意绕很大的圈子,到匈奴人的背后。

现在,李中易重施霍膘姚的故技,领着大队人马,和叛军兜起了大圈子。

急行军一日,李中易领着人已经出了地斤泽的北部,然后加速绕向东面。

在沙漠中行军,由于浮沙的影响,大军的行进速度,顶多一天五十里而已。

出了沙漠之后,汉军一人三骑的速度优势,就彻底的发挥了出来。

仅仅用了一日一夜的工夫,两万汉军铁骑,就赶到了二百五十里以外的都思兔河畔。

沿途之上,斥喉营的精锐勇士,已经捕杀了两百多名零散的草原牧民,为的就是防备消息走漏。

战争是残酷的,绝不是温情脉脉的儿戏。斥喉营的勇士们重任在肩,人数也十分有限,他们没办法留人看守俘虏,只能都杀光了。

为了西北边疆地区的长治久安,只有死人,才不会泄露汉军出没的消息!

途中休息的时候,李中易的大帐里,坐满了各级军官和斥喉尖兵。

“回皇上,叛军把老幼妇孺当作是诱饵,却把粮草辎重另外藏在了距离此地大约八十里的安化泽里。据下臣亲自抵近查探,叛军连12岁的小娃儿都动员了,总兵力达到了惊人的四万三千多人。”斥喉营指挥使王清,详细的禀报了当前的局势。

“嗯,看样子,叛军这是破釜沉舟,彻底的豁出去了。”李中易冷冷的一笑,“以咱们对草原各部的了解,他们最怕的是妇孺被人一锅端了。现在,他们却把妇孺拿出来当了诱饵,显然是想杀光了咱们,再抢汉家女子的鬼主意了。”

王清抱拳拱手道:“皇上说的没错,草原上蛮子们格外看重女人,不到万不得以,不可能舍弃的。草原上有句俗话说的好,只要帐里有女人,十二年后又多一个好猎人。”

李中易被逗笑了,说:“草原各部,竟是重女轻男了?”

“皇上,普通的蛮子还是很苦的,除了抢劫之外,几乎没有讨到屋里人的可能性。”王清在西北的大草原上活动了十几年,他自然对草原各部的情况了如指掌。

“九万多蛮子,一天的口粮就不老少了。所以呢,叛军的诱饵,咱们就不去碰了,专心致志的去烧了叛军的辎重。”李中易喝了口水,接着说,“此战的重点,就是只烧粮草,尽量避开与叛军硬拼。”

随军参议司的作战计划,早就制订完成了,李中易强调的不过是战场目标罢了。

大军出征在外,最忌讳的是,上下不能同欲。主帅想烧粮草,下边的人想杀敌立功,这就不好办了。

“都去准备吧,天黑之后,咱们就进兵再入沙漠。”李中易扔掉手里的长木棍,扭头吩咐下去,“李安国当先锋。”

李安国不由一阵狂喜,当先锋就意味着,立大功的时机到了。

“砰。”李安国重重的捶胸行礼,极其严肃认真的说,“臣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“嗯,纸上谈兵易,实际作战难,千万别当赵括哦。”李中易挥了挥手,把将领们都赶出了大帐,只留下了李安国。

“你妹妹一直担心你在战场上出事,再三叮嘱朕,一定要照应着你。”李中易抬手拍了拍李安国的肩,语重心长的说,“你既是帝国军人,就应该马上取功名,而不是躺在爷祖的功劳簿上享福,懂么?”

“皇上,臣想作霍去病,饮马于上京。”李安国一直想建功立业,胸怀壮志。

只是,李安国尚不知道世界之大,区区上京才到哪里?

“去吧,记住了,胆大心细,尤其是心细,小心方能驶得万年船,留得青山在,还怕没柴烧?”李中易终究有些担心,再三嘱咐李安国,必须谨慎用兵,不要用毕其功于一役的急功近利心态。

“契丹人,乘马控弦之士多达数十万,非一朝一夕可以灭其国,必须慎之又慎。”

玉不琢不成器,李安国终究是要上战场磨练的,不能总是吃祖宗的老本。

滑阳郡王,并不是世袭罔替的王爵,李虎至今尚无爵位。至于李安国的爵位,还得靠他自己真刀真枪的拼出来。

爵位的事儿,李安国拼成啥样,就是啥样,李中易不可能替他开后门。

研究出燧发枪的高清盛,封了万户侯,那是因为,他立下了盖世奇功。从此之后,汉军获得史无前例的巨大战略优势,足以将任何敌人踩死在脚下。

俄罗斯人,从东欧一直打到库页岛,征服了沿途的所有居民,靠的就是火炮和火枪。

天黑之后,两万汉军铁骑,悄悄的上了路。一路上,汉军卷起旌旗,裹了马蹄和骆驼蹄,穿过完全没有人烟的地斤泽东北部无人区。

四十里无绿洲和水源地的恶劣地理环境,使得李中易的心情异常之沉重,这比面对几十万契丹铁骑,更令人揪心。

天色即将大亮的时候,李中易带着部下们,赶到了叛军藏补给的那座无名土堡附近。

“皇上,如果不是您坚持带上十门六磅火炮,这座土堡短时间内,还真的不好打。”

提前抵达的李安国,非常谨慎,并没有莽撞发起进攻,而是很有耐心的等着火炮上来。

李中易十分欣慰的望着李安国,在茫茫沙漠之中,别说树了,就连干草都少见。

这种情况下,大军的人数再多,也做不到伐木制作云梯。

和宋云祥的主力部队分兵之前,李中易坚持带上了十门六磅火炮,怕的就是遇上坚固难攻的低矮堡寨。

凡事,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

李中易谨慎用兵的性格,又一次拯救了许多汉军将士的生命,可谓是善莫大焉。

如果,没有火炮,大军都到了此地,不可能不展开进攻。然而,攻城的器械,一应皆无,那就只能拿战士们的性命去填了。

虽说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要想获得胜利,必然需要付出代价。但是,无意义的代价,付出的越多,越能证明主帅的无能。

培养一个精锐的汉军战士容易么?就这么毫无意义的糟蹋了,李中易注定会心疼死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