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8章 驱虎吞狼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58章 驱虎吞狼

分享到:
关闭

李中易真的去打猎了,他在亲牙们的簇拥下,纵马驰骋,追逐着一头灰狼,准备射而杀之。

杂胡们的败局已定,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投降,二是灭亡,除此之外,别无出路。

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!

骨头再硬,肚子饿扁了,也得跪下来,磕头求饶。

拓拔安怀硬着头皮来了,这就说明,拓拔家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但是,李中易一点也不着急,战马、战刀和长弓,都没缴出去,即使有投降的诚意,依然还是留下了退路。

有退路的杂胡,不值得信任!

李中易很快就把来投降的拓拔家忘在了脑后,草原上的胡狼、黄羊,追逐着一一射杀了,别提多滋润了。

拓拔敞比较了解李中易,算是家族中的知汉派,这次他和族长拓拔安怀一起来请降,确实抱有极大的诚意。

只要李中易当面答应了,愿意给粮草救活整个拓拔家上下五万人,拓拔安怀愿意领着长老们一起自杀谢罪。

在拓拔敞的提醒下,拓拔安怀尽管非常的舍不得,却也只能忍痛,献出了他的爱妻和女儿。

拓拔安怀的爱妻,是个白种美人儿,乃是极西边的拜占庭帝国的大富商之女,名叫露茜。拓拔安怀带人伪装成马匪,劫杀了露茜父亲的商队,抢了露茜作妻。

露茜的女儿,名叫拓拔莎娜,是个黄白混血的绝代佳人,有倾国倾城之貌,至今尚未许人。

如今,为了全族的生死存亡,拓拔安怀即使再舍不得,也不只能乖乖的献出了露茜和拓拔莎娜。

没办法,汉人皇帝的好色之名,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?

就在拓拔安怀心急如焚的时候,李中易带着猎物,纵马回了营。

李中易没有马上召见拓拔安怀他们,慢条斯理的洗漱之后,换了一身党项人惯穿的宽松白袍,坐在大帐内喝茶。

这时,李安国凑过来,小心翼翼的说:“皇上,拓拔安怀送来了两名风姿绰约的异国女子,臣没敢擅自做主,她们一直等在辕门外。”

“哦。”李中易并不是特别在意,他是顶级的美人儿收藏家,身边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?

“据拓拔敞说,那是一对母女,母亲是白种美人儿,女儿是混血的美人儿。”李安国这么说,其实是收了拓拔敞的厚礼,一柄阿拉伯宝刀。

“皇上,拓拔敞送别的,下臣绝不敢收。这是削铁如泥的宝刀,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,下臣也就厚着脸皮收了。”李安国确实很喜欢那柄宝刀,他不仅收了,还把底细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中易。

李中易微微一笑,李安国这小子是个有大智慧的家伙,收礼替人家说话,都做得光明正大,让他无可挑剔。

李琼的手底下,很有几个会做生意的大掌柜,这么多年下来,滑阳郡王府的家底,厚得不得了。

整个郡王府的钱物都敞开来给李安国花,他真的不穷,也看不上别人贿赂的那点小钱。

“既然你敢替拓拔敞说话,那就说明,那对母女确实长得很漂亮了?”李中易知道李安国的脾气,就算是礼物送的丰厚,如果女人不美,他也不会帮着说话的。

“一个是皮肤雪白的满头银发,一个是碧眼黑发的小美妞……”李安国偷偷咽下口水,把这对母女一起摆到榻上,那个滋味绝对销魂。

李中易倒没注意到李安国的异样,他在心里算计着,从拓拔安怀这边算起,这对母女应该是西夏太祖李继迁的婶娘和堂妹吧?

女人,李中易真的已经不在乎了。同时代出名的绝代美人儿,从费媚娘到小周后,都被他收藏了。

可是,西夏太祖的婶娘和堂妹,嘿嘿,这就颇有些趣味了。

原本,李中易是打算,将叛军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再接受他们的投降。

没想到,拓拔安怀是个狠人,连老婆和女儿都一起献了出来,继续晾着他们,恐怕会影响真正的大计。

李中易想了想,便吩咐道:“收下那对母女,将她们安置在后帐。另外,叫拓拔家的,来见朕吧。”

送礼和收礼,其实是一门深奥的心理学。身处绝境的拓拔家,送了一对母女过来,如果李中易不收,他们必定会起异心。

说白了,李中易的计划,是想驱虎吞狼,让走投无路的叛军们,去和耶律休哥死磕。

既然拓拔家还有利用价值,李中易也不能做得太绝了,必须给拓拔家,继续活下去的希望。

“罪臣叩见皇上。”拓拔安怀和拓拔敞一进大帐,就五体投地的跪下了,哀声请罪。

李中易还没有见着那对母女,却装作对礼物很满意的样子,笑眯眯的说:“礼物不错,朕很喜欢。”

拓拔敞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李中易松了口气,整个拓拔家就有救了。

拓拔安怀异常艰难的闭了闭眼,娘子和女儿一起送给了汉人皇帝,这简直是莫大的屈辱。

然而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为了全族老小的性命,哪怕是再大的牺牲,他也只能忍了!

拓拔敞一直想留条退路,李中易却懒得和他多说废话,直接了当的定下了条件。

“朕还是那句话,放下刀,献出弓马,朕才信你们是真降。”李中易一针见血的戳破了重点。

你说你们想投降,刀不放,马不舍,弓还在背,怎么可能叫人相信呢?

时间在李中易这一边,他丝毫也不着急,心急如焚的是叛军,是拓拔家。

拓拔家为啥要反叛?

原本,拓拔家有十几万人丁,五万多战士。可是,经过宋云祥这么多年的磋磨消耗之后,拓拔家的人口少了一大半,快要活不下去了。

李中易的边疆政策,一直都很清晰,就是四个字:扶弱削强!

拓拔家的实力在党项一族中,最为雄厚,不削弱他们,削弱谁?

现在,叛军已经到了绝境,再没有粮草的接济,一场残酷的内战,必然爆发。

李中易并没有告诉他们,他打算驱虎吞狼,而只是要求他们放下刀,交出弓马而已。

等解除了武装,整个拓拔家就是砧板上的肉,随便李中易想怎么割,就怎么割了。

经过一番口水战,拓拔安怀和拓拔敞根本就拗不过李中易,只得乖乖的接受了无条件投降的城下之盟。

具体详谈的时候,李中易借故出去了,留下李安国和他们磨牙。

李安国笑着说:“为了增加双方的互信,贵部的所有人,在谷口放下刀和弓,进到山谷之中。”

拓拔安怀倒吸了一口凉气,放下武器族人,都进了葫芦型的山谷,万一汉人翻脸,举族皆亡。

然而,李安国根本不容商议,冷冷的说:“这是皇上的决定,你们也可以不听从嘛。”

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!

哪怕还有一丝活路,拓拔安怀也不至于走到任人宰割的这一步。

三天后,拓拔家的人,在山谷口下了马,扔掉了刀弓,步履蹒跚的鱼贯进了山谷。

李中易点了点头,说:“这就算是彻底的躺平了,好,好极了。”

当伙夫们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之时,拓拔安怀终于长吁了一口气,李中易并没有翻脸无情,趁机将他们斩尽杀绝。

榜样的力量,是无穷的。

叛军之首的拓拔家,趴在地上投降之后,李中易没有滥杀一人。

得知了消息的杂胡们,纷纷赶来,丢了刀枪和战马,走进了山谷。

杂胡们吃了两顿饱饭,李中易就端出了下面的计划。

“契丹人太可恨了,朕欲杀光他们。你们若想继续得到粮食,就必须拿契丹人的首级来换。朕也不欺负你们,一个首级,赏三十贯钱、五石粮食,外加一个女奴。”

李中易深深的知道,蛮子们畏威而不怀德,重利而忘义的本性,他抛出的条件,简直是优厚得不像话,不容普通蛮子们拒绝。

叛军里边,真正的富裕户和有钱人,也就是族长和长老们了。

一般的族众,其实穷得很,除了毡帐和一些牛羊之外,再也没有多少财物。

有饱饭吃,还有钱拿,有女奴抱,原本士气大伤的杂胡们,一个个激动万分,恨不得马上就举刀去砍契丹人。。

典型的驱虎吞狼,坐看叛军和契丹人两败俱伤的奸计!

拓拔安怀心下大骇,他这才明白,汉人的皇帝竟然毒辣到了这种地步。

问题是,都到了这个地步,拓拔安怀即使想反悔,也已经来不及了!

举族下马弃弓的彻底投降,甚至沦落到送出妻女的地步,拓拔安怀也跟着彻底的丧失了族长的威严,族众们也没谁再把他当一回事了。

略事整顿之后,李中易在山谷里,扣下了所有叛军的亲属。剩下的两万五千名战士,则充当汉军的先锋,出发去找耶律休哥决战。

在草原之上,失去了女人和小孩子的部落,哪怕还有几万战士,也意味着部落彻底的没有希望和未来了。

李中易显得很大度,依然委派拓拔安怀,作为先锋大将,指挥对契丹人的作战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