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9章 作茧自缚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59章 作茧自缚

分享到:
关闭

耶律休哥望着异常坚固的汉军大营,不由暗暗叹气不已,十万汉军就像是钉子一般,牢牢的堵死了契丹铁骑南下的通路。

据耶律休哥的观察,汉军的身后就是牛毛川河,并不缺水。每天,都有绵延不断的粮车,送进汉军的大营,这就不可能缺粮了。

不缺水粮,又火炮助阵,再加上汉军主帅是个格外谨慎的家伙,耶律休哥显得很有些无奈。

汉军大营,朝北而建,营前挖了三道宽约两丈的深沟,深沟的后边是三尺多高的胸墙。

胸墙的后边,看不清楚布置了啥,但是,耶律休哥猜测得到,一定是密密麻麻的火炮。

耶律休哥拍马绕着汉军的大营,转了一圈,最终得出结论,强攻是不可能强攻的,永远都不可能强攻的。

现在的大麻烦是,耶律休哥带的粮草,还真的是不多。

十万铁骑南下,太原的刘汉小朝廷,搜山刮海,也就搞了十几日的粮草。

从代州南下,一路上都没有草场,随军携带的羊也只有几千只而已,够吃几天的?

根据哨探的禀报,耶律休哥显然已经意识到了,他的十万铁骑陷入到了异常尴尬的境地。

方圆几百里内,荒无人烟,想抢东西都抢不到。

就这么退回去的话,大军虽然没有损失,对于耶律休哥的威望,却大大的有损。

耶律休哥称帝之后的第一次南下,就这么草草的收了场,国内的各部会怎么看他?

大草原上的规矩,大汗带着大家,抢到了东西,大家才会跟着你混。

草原上,被砍死的大汗,都是屡战屡败,让大家损失惨重的大汗。

现在的问题是,汉军的主帅是个非常沉得住气的将领,他只要窝在丘陵之上,死活不肯出战,就足以把契丹铁骑耗到粮尽之时。

汉军挡道,耶律休哥大第一反应,肯定是切断粮道。

然而,如今的西北汉军,已经不是过去的纯粹步军了。宋云祥的大营里,驻扎了五万骑兵。

这五万纯粹是汉人的骑兵,才是耶律休哥真正的心腹之患。

现在,摆在耶律休哥面前的最大问题是,怎样引诱出这一大股汉军骑兵,并将其彻底的歼灭?

高手之间的过招,所谓的攻其不备,往往只有一次机会。也就是说,耶律休哥不可能作出试探性的动作,以免惊动了对面的宋云祥。

此次南下,耶律休哥提前下足了本钱,甚至出粮出钱去拉拢党项族的杂胡们。

按照耶律休哥的原定计划,等杂胡们充当炮灰,搅得西北遍地狼烟之时,契丹铁骑突然南下,则斩获必多。

然而,此一时彼一时!

大汉朝都已经立国五年了,整个西北地区的乡军和老百姓,也被宋云祥彻底的动员起来了,耶律休哥反而有种踢到了铁板之感。

耶律休哥心里很清楚,汉军的主帅宋云祥是打定了主意和他一直耗下去了。可问题是,汉军耗得起,契丹铁骑却耗不起。

短短的三日对峙,契丹军营中的粮草,已经开始告急了。

毕竟是十万多人的大队伍,每天人吃马嚼的粮草,都是个天文数字。

偏偏,太原的刘家,把国中富户的米仓都刮干净了,也才凑出了三万石粮食。

刘家占据的河东之地,原本是土地肥沃的产粮区,应该不缺粮食的。

可是,在汉军的强大军事压力之下,刘家必须养兵八万,才能勉强守住偏安之地。

李中易登基之后,每到春播和秋播之时,河北的杨烈和西北的宋云祥,都要带兵来进攻河东。

原本就只有几十万老百姓的河东,不得不抽调出巨大的人力和物力,去对抗侵袭的中原朝廷。

经过长达五年的消耗战,河东的数州之地,已经是人人面有菜色,谁家都没有余粮了。

就连刘家的皇帝,一日都只食两顿膳,每顿膳仅四个菜而已。

这次,刘家砸锅卖铁的支援契丹人南下,也是因为,实在是耗不起了,必须亡命一搏。

在李中易的授意下,无论是河北还是西北,都对河东刘家采取了一个极其险恶的政策:不许粒米入晋。

因为,中原的汉家朝廷实行的是粮食专营制度,不许粮食入晋的政策,被执行得异常之彻底。

缺粮的局面是确定的,现在摆在耶律休哥面前的大难题是:怎样才能逼迫宋云祥出营决战呢?

耶律休哥看得很清楚,如果想要绕过地斤泽,去进攻夏州,且不说是否攻得下夏州城,随军携带的粮草,肯定会提前耗尽。

说白了,李中易和宋云祥,做梦都希望耶律休哥带兵绕路。

路绕得越远,粮草消耗得越快!

早上,就在耶律休哥整顿军马,打算回撤之时,忽然听见哨探来报,“右后方遇见了杂胡的败军。”

耶律休哥眯起两眼,凝神细想,隐隐觉得不对劲。

虽然,耶律休哥给了杂胡不少的粮草,那不过是指望他们四处游击搞破坏,牵扯住汉军的手脚罢了,并没寄任何希望在他们的身上。

杂胡败了,逃来的方向,居然是契丹大营的右侧后方,作为宿将的耶律休哥当即警觉起来,其中很可能有诈。

“命人去告诉败军,必须马上停下,待在原地不动。另外,叫拓拔安怀来见朕。”耶律休哥接二连三的作出了安排,“命令所有人都披甲。”

在契丹军中,军令里的披甲,就等于是全军总动员的代名词。

现在,耶律休哥心里很清楚,如果他所料不错,腹背受敌之下,契丹铁骑已经失去了顺利后撤的机会。

李中易又不是庸主,他安排宋云祥久镇西北,必然是看中了宋云祥领兵打仗的本事。

一旦,契丹军营的后边乱了,宋云祥怎么可能不来夹击呢?

为今之计,耶律休哥就只有一招棋,可解危机:将杂胡的首领骗来大营,不管是杀了,还是扣下来,都可以替契丹主力大军,争取到弥足珍贵的后撤时间。

契丹大营里,虽然没有吹号,但是,汉军在丘陵之上,建了十几座高台了望楼。

木楼上的瞭望哨,早就在单筒望远镜里,发现了契丹人的大动静。

宋云祥得报后,不由微微一笑,皇上已经派来密使,将拓拔安怀他们迫于无奈,重新归顺朝廷的事,详细的作出了说明。

“传令下去,全军出营,准备和契丹人决战。”宋云祥知道,上好的战机绝对不容错过,此时此刻如果不给契丹人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,那就太便宜了耶律休哥。

只是,计划没有变化快,李中易只是安排拓拔安怀趁机去进攻契丹人,却没有料到,拓拔安怀为了维持住族长的权威,打算诱骗耶律休哥。

拓拔安怀的计划并不复杂,他领着杂胡装败,然后趁契丹人不备之时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谁料,耶律休哥狡猾如狐,竟然提前要求杂胡停在三十里以外歇息,还命拓拔安怀单独去契丹大营。

这么一来,拓拔安怀就有些犹豫了。去吧,担心叫耶律休哥看出破绽,反而丢了性命。

不去吧,拓拔家就这么几万战士了,死一个就少一分实力,拓拔安怀实在是非常舍不得。

此时,李中易率领的两万精锐汉军铁骑,远远在缀在拓拔安怀他们身后二十里之外。

没办法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李中易对于反复作乱的杂胡,确实有着极高的警惕心,不得不留一手。

这边厢,拓拔安怀思前想后,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。万一,赌对了,他还可以继续当族长。

耶律休哥听说拓拔安怀只带了几个亲兵就来了大营,不由捋须笑道:“拓拔小儿,视朕为三岁孩童,连死都不怕了,谁给他的胆子?”

等拓拔安怀进了大帐,耶律休哥故作不知的笑道:“你来的正好,朕刚从河东得了十万石粮食,且分你一万石。”

拓拔安怀听了这话,心里不由一阵发苦,如果是此前,族里的女人和小孩子没有被李中易扣下,他一定是喜出望外。

然而,拓拔安怀现在已经来不及后悔了。再次反叛李中易的后果,必然是全族的女人和小孩子被斩杀殆尽,拓拔一族也跟着完了。

“多谢陛下洪恩。”拓拔安怀装作十分感激的样子,伏地重重的叩首。

耶律休哥一看就明白了,其中必定有诈,草原上的英雄,只有犯了大罪,才会下跪祈求饶恕。

“营中已经造饭,朕先命人给你们送去,等你们吃饱了,就和朕一起去进攻宋云祥的主力汉军。”耶律休哥心下冷笑不已,面上却装得没有丝毫破绽。

拓拔安怀心里暗暗叫苦不迭,他的人马虽然伪装成了败军,却不能靠近了细看。

败军的精气神,和正常备战的战士,有着本质性的区别。

只要是作战多年的宿将,不需多说,只要一看就知道,拓拔安怀乃是诈败。

拓拔安怀心里也隐约明白了,他恐怕是作茧自缚,自投罗网了吧?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