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2章 服不服?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62章 服不服?

分享到:
关闭

泡在硕大浴桶里的何莲月,只觉得浑身上下像被拆散了一般,手软腰酸腿也疼,娇慵无力的靠在桶壁上,丝毫也不想动弹。

“娘子,茶来了。”大丫头梅萼手里捧着一只茶盘,递到了何莲月的手边。

何莲月的嗓子很不舒服,口干舌燥的厉害,便勉强睁开眼睛,想伸手接茶。

谁曾想,何莲月刚接过茶盏,手臂猛的一软,“啪。”茶盏竟然掉到了地上,发出刺耳的响声。

梅萼明明看出了何莲月的异状,却故意装糊涂,跪到湿湿的地面上,一个劲的自责,“奴婢该死,奴婢太不小心了,连托盘都没端稳。幸好没有烫着娘子,不然的话,奴婢百死莫赎。”

正常人,哪有接不住区区茶盏的道理?何莲月心知露了丑,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原本在热水熏泡之下,红得很不正常的秀颊,更是几欲滴血。

“别装了,起来吧,口渴的厉害,再去取茶来。”何莲月浑身无力的喘了口粗气,嗓子眼都快冒烟了,确实需要多喝水,润润喉咙。

这一次,梅萼学乖了,主动将茶盏凑到了何莲月的嘴唇边上,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。。

只是,令梅萼没有想到的是,何莲月的嗓子眼实在是干得太厉害了,一连喝了四盏温茶,这才暂时罢休。

“你是知道的,黄二郎欺人太甚!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我就是想狠狠的报复他,咯咯咯……”何莲月饮饱了水,嗓子眼舒服多了,笑得十分妖孽,媚得令人心跳。

梅萼不仅背叛了何莲月,还知道了完全见不得光的丑事,她的心里怕得要死,恨不得变成观音菩萨,飞升到何莲月看不见的地方。

何莲月即使用脚丫子去思考,都知道,以左子光的手段,想撬开梅萼的嘴巴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但是,最心腹大丫头的背叛,仿佛是钢针一般,横插在喉咙管上,令人非常的不舒坦!

“唉,黄二郎趁我出门的时候,强行要了雪萼的身子,又唆使雪萼处处与我做对,夫妻情分就已经完了。”何莲月仿佛是在替她自己的丑事解释什么,又像是在追忆往昔的旧事,“黄二郎一直惦记着你,如果不是我以死相逼,你……唉……”

何莲月只要一想起梅萼居然背叛的事儿,就像是刀子捅在了心口上,痛得椎心刺骨!

“唉,原本只是想报复黄二郎,没料到,居然被……这样了。”何莲月说这话的时候,脸色异常复杂,且羞且恼且嗔。

何莲月的眉间,几不可察的舒展开来,隐隐约约的像是沾着一丝丝喜意。如果不是梅萼一直暗中窥视着她的神色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“取温茶来。”何莲月的嗓子有些沙哑,不很舒坦,又想喝水了。

在浴桶里泡了不知道多久,何莲月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气力,叫梅萼伺候着,洗了头,搓了背,擦了身子。

梅萼拿着大白帕子,替何莲月擦干身子之后,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咬牙切齿的搀扶着何莲月,躺回到了大床之上。

床单和褥子,也都换过了,何莲月躺上去后,再无此前黏腻的怪感,心里也就舒坦了一些。

方才,何莲月从浴桶里出来的时候,膝盖猛的一软。如果不是梅萼揽住她的双肩,扶得非常用力,差点跌倒在地上。

“娘子,您摔得不轻,膝盖都破皮了。”梅萼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何莲月的身体,小声禀报了异状。

何莲月暗暗一叹,她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,梅萼这丫头心机如此之深沉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,不得了哇!

“膝盖疼,还有……也疼,不上药怕是不行的了。”一想起左子光的虎猛之势,何莲月隐有惧意,心弦儿禁不住的微微发颤。

何莲月的丈夫黄二郎,本就是个花丛浪子。成婚后,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。

然而,什么叫真正的猛虎下山,何莲月今日算是彻底的大开了眼界!

梅萼捏着鼻子装傻,拿来左子光早就给的伤药,轻手轻脚的替何莲月身上各个伤处,都抹了清凉的药膏。

歇了不知道多久,何莲月察觉到天色已晚,突然意识到一件大事,她既嫁入了黄家,总不能夜不归宿吧?

这个心思转了好几转,何莲月的嘴角忽然噙起一丝笑意,左子光是什么人?这天底下,还有他摆不平的事儿么?

俗话说的好,郎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!

何莲月虽然嫁错了郎,但是,她的野男人却是个无比厉害的狠人!

她怕什么?

以左子光的滔天权势,别说是心思猥琐的黄二郎了,就算是整个宁平侯府,也绝对不敢招惹他!

退一万步说,哪怕丑事真闹大了,真正丢脸的也是黄家,她已经没啥可输的了!

也许是受左子光辉煌往事的影响,何莲月对左子光,居然有着莫名其妙的巨大信任感!

何莲月既然踏出了那一步,就再也无法回头,与其傻傻的胡思乱想,不如由着强大的左子光去处置。

掌灯的时候,左子光回来了。

不知道怎么的,何莲月一见了左子光,情不自禁的忘了呼吸,腿肚子抑制不住的开始抽筋,整个身子微微发颤。

左子光见了何莲月的异状,不由微微一笑,这个女人呐,看似胆子很大,连他的闲话都敢编排。

然而,真的下狠手收拾了之后,何莲月性格中脆弱的一面,便彻底的暴露在了左子光的眼底。

左子光常年办大案要案,干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阴私之事,对于人性的把握,自有独到之处。

对于何莲月这种有些小聪明的侯府儿媳妇,左子光懒得讲道理,直接用最粗暴的手段,打碎她的尊严,将她的颜面一踩到底,再让她知道啥叫真正的男人,比啥都管用!

女人,大多是慕强的。男人的实力越强大,手段越是狠辣,女人越腿软!

“上膳吧。”左子光明知道何莲月不是装病,真的是腰软腿疼的厉害,却故作不知的发问,“谁伺候用膳?”

左子光平日里用膳,怎么可能没人伺候着呢?

何莲月不是笨蛋,叫来梅萼伺候着,咬牙强撑着从床上爬起。

当是时,何莲月即使再怕羞,也不敢叫左子光避到屋外去。

当着左子光的面,何莲月羞羞怯怯的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裙,走一步便轻轻一喘的被梅萼扶到了餐桌前。

左子光要的只是何莲月乖顺驯服的态度,并不是真的要她伺候用膳,随即伸出大手,将她捞进了怀中。

何莲月暗暗长吁了一口气,她的两腿一直微微发颤,如果真要伺候野男人用膳,肯定会当场出丑的。

梅萼夹的菜,哪怕何莲月再不爱吃,叫左子光拿眼一瞪,她也只得乖乖的吃了。

左子光心里有数,如果他是寻常的官员,哪怕再有权势,何莲月也不至于如此的乖顺。

问题是,“活阎王”左某人,确实有让少儿止哭的无上魔力!

不夸张的说,左子光微微勾动一下小手指,宁平侯府就会像风中的浮萍一样,瞬间灰飞烟灭。

这是碾压性的绝对优势,所谓的反抗,都是可笑的螳臂挡车!

滔天的权势,仅仅是让何莲月口服而已。左子光真正厉害的是,他天赋异禀,体力超群,技术娴熟。

若想征服女人的心,必先征服她的身。无法征服身子,女人即使是无比的顺服,也多半是装出来的。

左子光深谙其中三昧!

用罢膳后,何莲月很有些心虚,频频偷眼看向大床。

左子光不由微微一笑,这个颇有心计的女人,并不是黄花大闺女,却居然怕了大床。

没办法,为了将她彻底的收拾怕了,左子光也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,反复折腾了两个多时辰。

“和黄二郎相比,谁更厉害?”左子光不怀好意的问何莲月。

何莲月心里一阵气苦,浓郁的羞意不可抑制的涌上心头,低低的垂着头,死活不肯回答。

左子光一看这副模样,心里便明白了,还没有彻底的征服她。

既然如此,左子光索性将她横抱进怀中,大踏步的走向床边。

“你,你厉害……”何莲月腰酸腿疼的厉害,见野男人又要玩硬招式,不由自主的吓白了脸。

“怕了?”左子光持续性的施加压力,必须要压服她。

何莲月连连点头,颤声道:“腿破了,痛死了。”她真怕左子光不管不顾的继续下午的戏码。

“既然如此,人人皆有怜香惜玉之心。你叫声好听的,叫我满意了,就暂时饶了你这一遭。”左子光继续下套,引诱何莲月滑向彻底的驯服。

“左郎……”何莲月想了想,羞涩的喊了。

“你叫黄郎,应该无数次了吧?”左子光想试探出何莲月的底线,故意否决了这个其实挺亲密的称谓。

论玩心眼子,十个何莲月也不是左子光半根手指的对手!

何莲月毕竟是良家女子,见识再多,也就那个样子了,她哪里想得出来,把野男人叫得比丈夫更亲密的昵称呢?

“想不出来?”左子光作势欲往床边去,何莲月急得浑身冒冷汗,电光石火之间,灵光一闪,腻声唤道,“亲郎。”

左子光大乐,笑道:“小乖乖,该帮你上药了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