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4章 蛾皇女英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64章 蛾皇女英

分享到:
关闭

李中易在京里的时候,小周氏尚有行动自由,可以随意的四处走动。

偏偏,李中易离京之后,小周氏就失去了自由,只能待在道观里,简直是寂寞的要死。

小周氏寂寞难耐,给逼得没了办法,只得频频派人去请大周氏过来陪她。

南唐覆灭之后,大周氏即使再不情愿,也只得跟着李煜移居于开封的违命侯府。

大周氏原是南唐的皇后,身份异常敏感,自然不敢随意走动

小周氏请她十次,顶多只去一次,这已经是看在亲姊妹的情分上了。

随着年岁渐长,小周氏慢慢懂事,她知道大周氏的为难之处,如果不是实在是寂寞难耐,也不至于去骚扰大周氏。

这日,大周氏始终没见人影,小周氏却见一位风姿绰约的青年贵妇,来道观里上香。

小周氏心里多少有些惊讶,这座妙春观虽然位于京郊,却少有信众登门。

道观里,全是道姑。可是,她们都仿佛是木头人一般,一个个寡言少语,极为无趣。

出乎于小周氏的意料之外,那位青年贵妇上了香后,不仅没走,反而住了下来。

妙春观里有多久没有住过外人了,小周氏已经记不清楚了。反正,自打她住进来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外客入住。

小周氏身份特殊,即使很好奇,也不可能凑过去结识那位青年贵妇。

也不知道李中易怎么想的,直到目前为止,一直没有纳小周氏入宫为妃。

李中易的好色之名,早就名扬海内外了。可是,说出去都没人信,小周氏至今尚是处子身。

早上,小周氏睡到天光放亮,才从香梦中醒来。

侍女伺候着小周氏沐浴更衣,梳妆打扮之后,小周氏开始用早膳。

和观里的道姑们不同,小周氏的早膳十分丰富,除了无荤腥之外,花样繁多,琳琅满目。

用罢早膳,小周氏和往常一样,绕着道观的客房,溜弯消食。

也是巧了,小周氏刚出门不久,就遇见了昨日见过的那位青年贵妇。

贵妇之间的偶遇,自有固定的礼仪。

小周氏微微颔首示意,脚下却没停,她的身份很尴尬,不方便和不相识的外人,随便打招呼。

“娘子,您的气色可真好,冒昧问一下,用的是何种香粉?”青年贵妇主动搭讪,问的是女人之间最关心的化妆之事。

小周氏停下脚步,定神看了看笑颜如花的青年贵妇,笑道:“奴从不用香粉。”

“哎呀,娘子的皮肤保养得这么好,竟然未曾用过妆品,好教奴家羡慕嫉妒啊。”青年贵妇很会说话,短短的两句话,便拉近了和小周氏之间的关系。

两人聊了一阵梳妆打扮之事,通名之后,小周氏这才知道,此女姓何,芳名莲月。

何莲月本就是心有百窍之女,在她的曲意奉承之下,小周氏很快就喜欢上她了。

和大周氏不同,小周氏是周家的嫡幺女,从小就被父母娇养着,没有吃过什么苦,受过什么罪,多少有些不谙世事。

小周氏得知何莲月尚要在这座道观里,住一个月,给父母双亲祈福,不由欢喜异常。

终于有个可以说话的伴了!

寂寞是一把杀猪刀,多少绝色的红颜,困于深宅大院之中,在日复一日的萧索之中,迅速的老去?

宫里的女子,最怕的就是被打入冷宫,再也无人问津。那种冷彻心扉的无边寂寞,最是磨损人的生念!

和小周氏处了几日后,何莲月确认了左子光的判断,此女虽有绝代姿容,性格却是天真烂漫,很容易相信陌生人的鬼话。

也是,在家里的时候,有父母照应着。到了开封之后,在天下至尊的保护之下,小周氏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,也不可能受那等冤枉气。

这人呐,不受气,就不知道委屈求全,就不知道世道的艰难。

左子光把何莲月彻底的折腾服帖之后,交给了她一个艰巨的任务,利用小周氏曲线接近大周氏,争取获得大周氏的信赖。

何莲月本就精明过人,她略微细想之后,心下不禁一片敞亮,这恐怕是天下至尊惦记上大周氏了吧?

左子光没有定下时间期限,由着何莲月自由发挥,成固可喜,败亦无忧,勿须有心理压力。

何莲月是嫁过人的残花败柳,没有任何前途可言。她最大的念想,也就是能够怀上左子光的种,替他生个儿子或闺女。

如果,有可能独自抚养儿子或闺女,那更是从天而降的惊世之喜!

何莲月看得很透,再漂亮的女子,总有颜色褪尽的那一日。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,只有儿子或是闺女,才是自己的真宝。

何莲月有些想不通,皇帝想玩哪个女人,谁敢不从,至于如此迂回行事么?

左子光就没有任何的废话,直接把何莲月捉了去,上来就是霹雳手段,一下子把她给震懵了,整怕了,只得乖乖就范。

在道观里住了十多天,小周氏被何莲月哄得团团乱转,还没等何莲月动心思,就主动拉着她同榻而卧。

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,何莲月也看明白了,小周氏是真的寂寞透了顶。

道姑们都不敢和小周氏多说话,侍女们谨守着下人的规矩,外客全无,怎能不寂寞?

也是巧合,就在何莲月即将离开道观的前一日,大周氏居然来了。

小周氏拉着何莲月的手,领她一起去接大周氏。

道观里的规矩森严,男仆绝对禁止入内,侍女也只能带一人而已。

远远的,何莲月就见一位身段妖娆的女子,在侍女的陪同下,缓步走到道观前。

到了近前,何莲月终于看清楚了大周氏的长相。

怎么说呢,论姿色,大周氏倒是略逊于小周氏。可是,大周氏举手投足间,皆散溢出仙子般的绝尘风华。

难怪叫皇帝惦记上了,何莲月豁然开朗!

“姊姊,你终于来了,可想死小妹了。”小周氏不管不顾的扑过去,一头扎入大周氏的怀抱,再也不肯出来。

“你呀你,都这么大了,还像个孩子似的。”大周氏怜爱的抚摸着小周氏的香肩,心下却暗暗叹息不已,自古以来红颜多薄命,此言丝毫不虚。

李中易灭了南唐后,不仅把李煜掳到开封,还把小周氏当成了笼中雀一般,牢牢的锁在道观里。

违命侯,大周氏只要一想起这个极具侮辱性质的所谓侯爵,心里就堵得发闷。

堂堂大唐的皇帝陛下,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,丢了祖宗传下来的江山,又何至于沦落至此等凄惨的境地呢?

曾经的大唐皇后,如今却成了见不得光的落水狗,连出门看望一下亲妹妹,都要思前想后,顾虑重重,如此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

李煜丢了江山也就罢了,到了开封后,一直醉生梦死,颓废得不成样子。

好在,夫妻之间的感情颇深,李煜倒也没有冷落了大周氏。两个人双宿双栖,互相安慰,彼此鼓励,奋力挣扎着,只为了对方能够活下去。

等小周氏闹够了,介绍好朋友何莲月的时候,大周氏面上不显,心里却起了疑。

这座妙春观,名为道观,实为李中易暗中藏娇之所,方圆三里内戒备异常森严,外人根本无法靠近。

何莲月一看大周氏沉吟不语的样子,就知道,她必是起了疑心。

好在,左子光早就安排妥当了,何莲月心里颇有底气,丝毫也不慌乱。

何莲月蹲身行过礼后,笑道:“听说,此观里的碧霞元君,格外的灵验。奴家出嫁已有八年,膝下犹虚,特意求了表姊,容奴家在此地虔诚求子。”

表姊?大周氏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何莲月,依然没有吱声。

小周氏难得有个好朋友,担心大周氏不喜欢何莲月,便嘴快的介绍说:“月娘的表姊,前朝的杜太贵妃,和观主相交莫逆。”

大周氏的心里依然存疑,但是,她想了又想,始终想不清楚,何莲月接近小周氏有何好处?

和小周氏的天真烂漫不同,大周氏曾为南唐皇后,摄六宫之事,熟知朝中重臣的底细。

身份地位的迥然不同,考虑问题的角度,自然也不同。

大周氏看问题,尤其喜欢从利益入手,分析各种不可告人的动机。

问题是,何莲月讨好了小周氏,也没有任何好处啊?

左子光奉李中易之命,暗中观察了大周氏多年,他自然知道,大周氏性子多疑。

只是,皇帝很有耐心,根本就没往大周氏跟前凑,大周氏又从何得知,她已经被皇帝惦记上了呢?

身在局中,难免就有认识盲区!

大周氏做梦也想不到,李中易这个坏蛋,居然惦记着蛾皇和女英,大被同眠。

何莲月长的花容月貌,被家族长辈寄予了莫大的希望,从小就接受了优越且完整的淑女教育,琴棋书画,经史子集,无一不精。

见何莲月谈吐不凡,举止有度,并不是那等庸俗无趣之人,大周氏的疑心又弱了一分。

用午膳的时候,大周氏暗中观察了一番,她发觉,何莲月进食的举止,既优雅,又得体。

回去的路上,大周氏一直反复斟酌着何莲月一言一行,想从中找出可能的破绽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