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6章 落架的凤凰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66章 落架的凤凰

分享到:
关闭

李中易下手快,原本是南唐国主的李煜,还没来得及偷了小周氏的身子,就变成了开封城里的违命侯。

现在,小周氏已经是李中易的女人,就算是借李煜八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再去招惹小周氏。

大周氏本是皇后,如今,却成了违命侯夫人

何莲月本是侯府嫡媳,如今,却被逼得四处奔走,想救出舅姑和丈夫。

在同病相怜的气氛之下,何莲月也不是一般的俗人,言谈之中,各种典故信手拈来,大周氏倒也愿意和她聊聊天,说说闲话。

有左子光这个巨大的消息宝库,何莲月自然知道很多外人不知的内幕,随便捡一件出来说,便让周氏姊妹,听得津津有味。

“这南乡伯,乃是先朝的老臣,不仅勇武过人,而且为人十分谨慎。谁曾想,子孙不成气,不仅贱卖了祖宅,还闹起了家务。两个儿子为了一点点钱财,和伯爵之位,居然当众大打出手。”

何莲月八卦的有鼻子有眼,叫人不得不信。

“最可气的是,南乡伯的二郎,居然和老伯爷的爱妾……”何莲月故意停顿了一下,话没说完,意思却到了。

俗话说,三个女人一台戏。

平日里再正经的女人,也喜欢听男男女女之间的各种丑闻,这是天性。

虽说,落架的凤凰不如草鸡!

但是,大周氏再怎么落魄,也是当过皇后的女人,心气还没有彻底的磨掉。即使她也很想知道下文,却也不好在背地里说人家的是非。

小周氏就不同了,她原本就闲得发毛,寂寞如雪,得知了这种耸人听闻的八卦消息,岂有不追问的道理?

“后来怎么着了?”小周氏咯咯直笑,一双勾魂的凤目闪闪发亮。

大周氏皱紧了眉头,妹妹的表现,哪有半分高门贵女的气度?

都是叫李中易带坏的,大周氏心下暗恨。

以前,小周氏虽然刁蛮任性,却也做不出这种不入流的事情来。

如果,大周氏还是皇后,肯定会出言教训小周氏一番,让她谨守贵女的礼仪。

然而,时代已经不同了。堂堂的南唐国主李煜,已经成了天底下最大的败家子,被世人所耻笑。

短短的两年间,李煜居然就丢光了祖宗传下来的千里河山,大周氏也跟着沦为落水狗,她有何颜面,教妹妹怎么做人?

原本叫人担心的小周氏,因着李中易的偏疼,反成了大周氏最粗的那根救命稻草!

实在是白云苍狗,世事无常呢!

何莲月在家里待客,权势滔天的左子光,却遇上了大麻烦。

长公主李月蓉,又溜出了宫,她的马车就守在礼部右侍郎王峰的家门口。

以左子光灵通的耳目,李月蓉的马车刚出宫门,就被他的人盯上了。

得知李月蓉去了王峰的家门口守着,左子光不由苦笑一声,李月蓉和王峰的次女王恬是一见如故的手帕交,关系好得蜜里调油。

今儿个,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嫡孙女刘雪梅,邀人去她家里赏花吟诗作赋。

作为京城里有名的小才女,王恬属于必邀的客人。王恬去赴赏花宴,怎么可能少得了李月蓉呢?

只是,当今薛太后对诗词歌赋这些东西,很不感冒。

没办法,薛太后当初被李达和纳为妾室的时候,靠的不是才学,而是年轻貌美。

打小,李月蓉就没正经学过吟诗作词,她在京城的才女圈子里,被归于不学无术的文盲之流。

只不过,京城的才女们碍着李月蓉的长公主身份,没人敢当面得罪她罢了。

薛太后的老生女,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亲妹妹,别说一般人了,连左子光都惹不起她。

世人笑言,皇家的公主分两类,一类是长公主,一类是公主。

这其实是揶揄的笑谈,拐着弯子的贬低李月蓉,讥讽她粗鄙少文罢了。

薛太后曾经亲自召见左子光,让他务必保证李月蓉在宫外的安全。她管不住女儿,却把担子压到了左子光的肩膀上。

缇骑司肩负保卫皇室成员的重任,左子光压根就躲不过去,只得捏着鼻子认了。

偏偏,李月蓉是个不喜欢拘束的女子,左子光劝她往东,她偏要朝西。

太上皇亲自起的名字,她都敢私下里给改了,简直是无法无天了。

如果,李月蓉胆敢行凶作恶,左子光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了她。。

问题是,李月蓉聪明极了。李中易极其厌恶扰民之举,她也不做大恶,只犯小错,叫左子光抓不住她的把柄。

对于李月蓉,打不得,骂不得,整轻了没用,整重了怕她找薛太后告刁状,左子光真的是怕了这个大魔头。

逃避困难,一向都不是左子光的作风。既然李月蓉又溜出了宫,他也不能干看着,必须前去盯着她。

王恬的马车,刚出府门,就被李月蓉喊停了。

“小恬恬,快来,我特意准备了你爱吃的梨花酥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李月蓉撩起车窗帘,丝毫也没有长公主应有的体统,就这么大咧咧的冲着王恬招手。

王恬是典型的吃货,尤爱宫里的梨花酥,她二话不说,当即就爬上了李月蓉的马车。

只是,车厢里除了李月蓉之外,还有一名俊俏的少年郎。

“啊。”王恬惊叫出声,粉嫩的俏面羞的通红。

等王恬定下心神,细看之下,这才认出来,面前这位俊俏的少年郎,和李月蓉有九成相似,正是她的孪生亲弟弟宝哥儿。

“嘻嘻,宝哥儿今天提前完成了功课,我硬拉着他出来散散心。”李月蓉也知道有些失礼了,赶紧作出补救。

啐!王恬暗暗埋怨李月蓉,真是个冒失鬼,带了弟弟出来,也不事先言语一声,叫她在人前失了态,该打。

李月蓉被惯成了野丫头,宝哥儿却一直被李达和约束在宫里读书习字,骑马练弓,等闲出不得皇宫。

这个时代,一直有娇养闺女,锤炼儿子的传统。

宝哥儿六岁开始启蒙,读完了四书读五经,练了骑马练射箭。每天的功课,排得满满当当,他最盼望的事,就是好好的睡个懒觉。

按照前朝的传统,皇帝的亲弟弟一般要封亲王,享万户食邑。

只是,李中易称帝以来,不仅没有册封亲弟弟,连亲儿子也是一个未封。

无军功者,不得爵,李中易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这一碗水端得极平,谁都说不出半句闲话来。

尽管宝哥儿是李月蓉的亲弟弟,毕竟男女有别,王恬又是个家教甚严的女子,自然不敢再和李月蓉嘻嘻哈哈的说笑。

宝哥儿原本就不想和李月蓉搅活到一起,见王恬格外的拘束,连话都不敢说了,他便叫停了马车,丢下一句话,“我去书铺子里逛逛。”潇洒的下车走了。

左子光的马车,就在不远处跟着他们,突见宝哥儿露了面,赶紧吩咐底下人,跟上去暗中护着。

宝哥儿不是个喜欢胡闹的性子,左子光对他还是很放心的,安排妥当后,依旧缀在李月蓉的马车后边,盯得很紧。

翰林院掌院学士刘盛,是一位颇有清名的儒臣,他在士林之中的名声极佳。

不过,和四十无子方许纳妾的刘家祖训相比,刘盛的清名倒是逊色了不少。

京里京外,究竟有多少豪门贵女,想嫁进刘家为媳,数都数不清。

不仅如此,刘家的女子,也是以家教甚善而闻名于世,引得无数高门争抢。

今年,刘雪梅已经及笄,正当相亲之年。她出面举办的赏花宴,可谓是一柬难求。

左子光混进刘家之后,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,李月蓉也到了相亲之年。

社会很现实,人人皆想娶了刘家女,却无人乐意招惹李月蓉。

按照惯例,皇家的附马在娶了公主之后,哪怕再有才能,也必须离开实权岗位,只能领着几个干俸,虚度时光罢了。

更可怕的是,公主的身份贵不可言,附马的父母非但无法端起舅姑的架子,反而要给公主行礼。

试问,但凡有点底蕴的家族,谁乐意请一尊活菩萨回来,当神供着?

据左子光所知,关于李月蓉的婚事,太上皇和皇太后之间,有着极大的分歧。

太上皇格外的崇儒,他的愿望是,女儿能够嫁进底蕴深厚的儒林大世家。

薛太后本是以色事人的贱妾,以前吃过不少主母曹氏的苦头。她自然希望,女儿的日子过得更加舒坦一些,没必要嫁进规矩很重,却又表里不一的所谓儒门世家之中。

父母皆在的情况下,李月蓉的婚事,李中易都不太好插手,更何况左子光呢?

问题是,薛太后盯上了左子光,让他暗中查访,世家子弟中的佳公子。

替李月蓉筛选如意郎君,这简直就是个天坑,吃力不讨好,后患无穷。

这种事,左子光避之惟恐不及,怎么可能上赶着凑过去呢?

“很多人,都是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看似人品很好,背地里却是脏臭无比,臣实不敢保证什么。”当着薛太后的面,左子光必须把丑话说在前头,以免招惹祸事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