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4章 血战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74章 血战

分享到:
关闭

夜深人静之时,薛亮背着骑弓,手里提着一把大刀,站到自己队伍的前边。

“儿郎们,我知道大家很累,我也很累,但是,咱们都是帝国武臣,再累也要完成任务。服从命令,驱除鞑虏,复我河山,守卫身后的家园,都是咱们武臣的天职。飞狐陉就在不远处等着咱们去取,只要取了此关,十万鞑子皮室军,就被皇上包圆了。”薛亮略微停顿了一下,等儿郎们的腰杆子挺得更直了,精气神也更足了,他这才笑道,“不瞒诸位,只要拿下了飞狐陉,并守住了,兄弟我将是世袭罔替的万户侯。”

“这么多年一起搅马勺,你们也都是知道的,兄弟我从不吃独食,我飞黄腾达了,少不了你们的肉吃。此战,若是功成,我必保举战功排前五十的勇士,授世袭罔替的男爵。”

大汉帝国的民爵,分为公侯伯子男,共五级,每级分三等。其中,公爵,分为国公、郡公和县公,至今为止,尚无一人得授。

也就是说,到目前为止,无论军功多高,充其量也就是授予世袭罔替的万户侯。

在今上的统治之下,大家都一视同仁,无军功者不得获爵,至今没有例外。

很有说服力的是,就算是李氏皇族之中,亦无一人封爵!

得爵之难,难于上青天,更别提世袭罔替的爵位了。

在整个汉军之中,因为将士们作战勇猛,得男爵的人并不少。然而,世袭罔替的男爵,就属于是凤毛麟角了,此前几乎没看见过。

这一次,皇上运筹帷幄,调集重兵,欲图围歼十万精锐的皮室军,这显然是国运之战!

薛亮从不说空话,他敢于一次性拿出了一百名世袭男爵的金赏,一是他已经没了退路,二是,他料定了,值此国运的转折点,皇上必不会吝啬。

叫薛亮这么一煽动,将士们哪怕是腿还软着,腰还酸着,手也有些微微发颤,热血和激情却在一瞬间迸发了出来。

军规森严,列阵不得喧哗,但是,薛亮仿佛已经听见了排山倒海的呐喊声。

“拼了。”

“兀那直娘贼,世袭罔替,老子要定了。”

“狗蛋,爹豁出去了,拿命为你,为我孙子,为我重孙子,拼个爵位出来。”

世袭罔替,意味着,子子孙孙都是爵爷了,值得拼命!

杨烈拿砍脑袋和世袭罔替的万户侯,狠狠的刺激薛亮。薛亮照着葫芦画瓢,也狠狠的刺激了一把他的部下们。

饱餐战饭后,战士们背着神臂弓,提着大砍刀,跟在薛亮的身后,悄悄的摸向飞狐陉。

此战的关键,一是不能惊动了关内的晋阳军,二是偷偷的把火炮拖拽到关门前。

将士们,都卸了沉重的铁甲,摘了刀鞘,嘴里塞着木棍。拖炮车的驮马,马蹄上也裹了厚实的麻布。

六辆炮车的车轮上,也裹了好几圈粗麻绳,轮轴也上足了油脂,就是怕传出声响,惊动了飞狐陉的守军。

魔鬼永远隐藏在细节之中。足足花了一个半时辰,当薛亮带着人,摸到了飞狐陉的关墙之下时,关上的守军依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

飞狐陉实在是太险要了,只要有100名士兵守在城墙上,哪怕是遇见十万大军,又何所惧哉?

也正因为飞狐陉太险要了,距离战争还十分遥远,守将难免大意轻敌了。

杨烈的死命令,下的很及时,利用的就是代州丢失之后,北汉腹地的敌军尚不知情的时间差。

兵贵神速,打的就是信息的时间差,方能令敌军措手不及。

关墙上,只点了三支火把,微弱的火光在夜风中,摇摆不定。

六门火炮,被推到了关门前,三门炮一排,摆成了两排。

反正是一杆子买卖,若是六声炮响轰不开关门,也就没有开第七炮的机会了。

关门前的空地,总长度不足一百步。在距离这么近的状况下,关墙上的弓弩射下来,炮兵不逃远,全都要死光光。

不可能举火照明,炮军的兄弟们完全仰仗着长期训练下来的熟练度,摸着黑的装弹上药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薛亮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处。只要火炮准备好了,就可以冲进关墙去和敌军拼命了,不至于如此的提心吊胆。

幸好,关墙上点了火把,微弱的光芒在飘摇之中,多少也能照得到炮膛。

炮膛,早在山下的时候,就已经清洗干净了。

将火炮拖上山的时候,炮口裹着厚实的油布,一则防水,一则防备掉入异物。

黑暗之中,定装药包,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。装填手,根本不需要摸黑计算装药量,他们直接将药包推入了炮膛的底部,摸黑用特制的木塞夯实了,再搁进6磅的铁弹丸。

张嘴咬破定装的发射药包,摸黑倒入火室之中,用手按紧了,装药手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。

平日里,只需要花费很短时间的装填火炮,今夜足足花费了一刻多钟,才算是准备完毕。

薛亮不可能大声下令开炮,只能蹲到地上,将早就点燃的线香,从木匣子里拿了出来,交到了炮营指挥使的手里。

为了避免临时用火镰打火的时候,惊动了关墙上的守军,参议司的参议们绞尽脑汁的想出了一个绝招。

提前将线香点燃一大把,插进专门的木匣子里,隔段时间,就查看一下。如果线香短了,就补插线香进去,然后利用扎堆吹气的方式,将新的线香引燃。

这么一来,点燃火药的线香明火,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了。

点火手们用手遮挡着线香,悄悄的摸到火炮的旁边,两个人站在火炮的一侧,一个人站在火炮的后边。

为了预防炸膛等突发事件,可以同时装填好六门火炮,但一次只能点燃三门火炮,这是炮营指挥使的合理化建议。

专业的人,做专业的事。薛亮即使是主将,也必须尊重专业的意见,便点头同意了。

炮营指挥使,挨个观察并调整了炮口的角度,反复计算了可能的偏差,这才退到一旁,沉声喝道:“点火。”

“轰轰轰……”三门火炮几乎在同一时间的点燃,三颗铁弹丸随即脱膛而出,恶狠狠的砸到了厚实的关门之上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“咣当……”

烟雾被夜风略微吹去了一些之后,薛亮显然看见了关内的街道,他二话不说挥舞着手里的战刀,厉声喝道:“冲进去,迅速占领关墙,放骑兵冲进去。”

敌众我寡,人数相差太过于悬殊!

此战的关键,就在于,轰破了关门之后,集结待命的数百名骑兵,能否顺利的冲进飞狐陉内。

关门一炮而破,汉军的将士们士气大振,他们挥舞着钢刀,跟在薛亮的身后,势不可当的杀进了飞狐陉。

嘹亮的冲锋号吹响之后,早就准备好的突击骑兵指挥使,千骑长罗盛翻身上马,拔出长刀,大声吼道:“冲进去,烧了敌人的军营。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没等守关的敌军作出任何的反应,汉军的数百名骑兵已经提起了速度,气势汹汹的杀进了关内。

除了临时编组的五百骑兵突击营之外,剩下的四千名将士们,如同潮水一般,漫进了飞狐陉,他们跟在突击骑兵的身后,按照预定的计划,杀向了敌军的大营。

客观的说,在李中易的苦心打造之下,除了没有大规模的装备火枪之外,汉军已经是一支准近代化的军队。

这个时代的封建军队,哪怕统军大将是名将,由于严重缺乏基层军官团的骨干枢纽作用,无论是组织性,还是纪律性,都远远无法和准近代化军队,相提并论。

封建军队,别说行军作战了,就算是万人以上大队伍的集结整队,没有一个时辰以上,也是无法列阵的。

骑兵突击营的指挥使,千骑长罗盛,是个有着丰富骑兵作战经验的中级指挥官。

他领着骑兵冲进了飞狐陉之后,不仅没有一马当先的冲锋在前,反而略微放慢了马速度。

一切作战,都需要根据实际的地形,作出相应的变化。

飞狐陉内的主街并不宽,仅容三辆马车通行而已,对于骑兵作战,其实有着地形狭窄的极大弊端。

为了增强突击的效果,罗盛故意压慢了冲击的速度,将部下们逐渐编组成四骑一排,这就对一切阻挡之敌,形成了碾压的态势。

在运动中,临时编组进攻队形,这是汉军骑兵部队平日里必须练习的基本科目,并不费什么事儿。

很快,罗盛带着大股骑兵,浩浩荡荡的杀到了敌军大营的门前。

“加速,加速……”

敌人军营门口的木栅栏门,是关着的,两侧箭楼上的敌军,已经敲响了警锣,发出了敌袭击的警报。

已经来不及把火炮拖上来了,罗盛只得拼命提高马速,利用巨大的冲击力,撞开敌军的营门。

“咣……”第一排的四名汉军勇士,遮挡住马眼,将马速提到极致,不顾生死的撞上了厚实的木栅栏营门。

“轰隆……”营门轰然倒塌,那四名勇士却因为巨大的反作用力,摔到了地上,叫后头冲上来的无数只马蹄,踩成了肉酱。

罗盛来不及悲伤,只得咬死嘴唇,挥舞着手里的战刀,恶狠狠的扑进了敌军的大营里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