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5章 差之毫厘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逍遥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575章 差之毫厘

分享到:
关闭

在古代的军营里放火,其实是个技术活。首先要看风向,其次,要看引火的油脂等物是否足够。

自从李中易发明了鸡尾酒后,汉军从来不担心放不起大火,而是忧虑火势过大,如何去救的问题。

也是,鸡尾酒这玩意儿,看似不起眼,却连坦克都可以点燃了,何况是任何木制的建筑呢?

罗盛领着大队骑兵,冲杀进尚在混乱之中,未曾列阵的晋阳军大营之后,简直就如虎入羊群一般,长刀劈下,砍瓜切菜,肆无忌惮的收割着乱军的性命。

汉军的将士们,即使是故意纵火,也颇有章法。他们隔着一排营帐,扔几瓶鸡尾酒,不大的工夫,半个晋阳军大营里,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。

火这玩意儿,只要是人,就没有不怕的。

军营内,火头四起之后,飞狐陉的守将刘知章便知道,大势已去。

如果,汉军骑兵没有趁机纵火,刘知章尚有组织敢死队的机会,可以利用拒马桩迟滞敌军骑兵的进攻速度。

现在,大火雄雄燃烧了起来,军心也被烧散了。

刘知章明知道汉军的骑兵人数并不多,却再也指挥不动没头苍蝇似的,四处乱窜的乱军了。

薛亮也知道,没办法全部歼灭两万晋阳守军,他的目的其实就一个:将晋阳守军吃掉一大部,再赶出关去。

然而,计划没有变化快,老革命总是遇见新问题。

飞狐陉的关门实在是太窄了,仅容八人同时通过,大股大股的晋阳军被阻挡在了西门的关前。

刘知章骑马逃到西门前的时候,西门附近已经被败军彻底的堵死了,他根本就过不去。他不由一阵大喜,困兽犹斗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早在轰破了飞狐陉东门的时候,薛亮就领着部下们,杀到关墙上,沿着蜿蜒曲折的关墙,杀向西门。

既然破门成功,此战的关键,就在于能否牢牢的掌握住西门了。

飞狐陉,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,就设置了两座关门,一为东门,一为西门。

东门外,汉军的后队援军,正在迅速赶来。

西门外,已经逃出关门的败军,正在抱头鼠窜,惟恐少生了两条腿,比别人跑慢了。

薛亮攻其不备,进攻速度快得惊人,很快就掌握了西门。

但是,西门前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晋阳败军。

此时此刻,薛亮面临艰难的抉择。要么锁死西门,来个关门打狗,全歼敌军。要么故意不关门,放败军一条生路,以削弱败军死斗的意志。

情况紧急,薛亮也来不及和谁商量了,果断的下令,不关门!

薛亮的手头,目前充其量也就四千多人而已。如果因为贪功,在巷战之中,损失过大了,等十万契丹人来拼命的时候,怎么办?

临战决断,由军事首长行使最终的决策权,即使是监军的镇抚,也不得干预,这是条令里明文规定的军规。

刘知章在马上,大声吼道:“儿郎们,敌军想把咱们都斩尽杀绝了,逃是逃不掉的,不如拿起手里的刀,杀光他们,夺一条生路。

他的亲牙营,一直护在身边左右,这时候,大家跟着他一起吼叫了起来,倒也迷惑住了不少晋阳溃军。

聚集在刘知章身边的人,越来越多,很快超过了四千人。但是,这些人都不是成建制的士兵。

官不知兵,兵不知官的情况下,打顺风仗还行,一旦遭遇到了挫折,就只能是彻底的崩溃了。

西门这边,却出现了诡异的一幕,把守关墙的汉军战士们,既没拉弓射箭,也没挥刀砍人,而是坐视溃军们涌出关外。

就在刘知章的信心大增,简单编组了一下兵马,准备反攻回去的时候,人群之中,忽然落下了十几个鸡尾酒瓶。

“蓬蓬蓬……”在扎堆的人群中,大火很快吞噬了近百人,且有迅速蔓延的趋势。

“啊……”一个火人慌乱之中,撞到了无辜的袍泽身上,下意识的将袍泽死死的搂住,苦苦哀号道,“救我,救命啊……”

一个火人已经足以吓破众人的胆,迫使大家纷纷后退,近百个火人呈现中心开花之势,开始四处乱窜,乱撞,乱抓人,几乎在眨眼间,令这群重新集结的溃兵,士气跌落到了谷底。

“快跑啊……”

“南人会妖术……”

“我的天呐,火扑不灭……”有人抖机灵,端来一盆水,想浇灭亲弟弟身上的火焰,没想到,火头反而腾起更旺盛,连累了周围的不少人。

不可抗拒的魔火,成了的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无论刘知章怎么喊叫,再也无人听他的召唤了。

守军彻底的溃败了,薛亮却也没下令关西门打狗,而是派人去送信,命令已经占领了粮仓的将士们,务必守好粮仓,不许擅自出战。

守军的军心大乱,已经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斗编组,薛亮该的考虑的事情,就是如何守住飞狐陉了。

守关的几大要素,讲武堂的教程里,讲得一清二楚:稳定的水源,充足的粮食,必要的守城器械,以及满足需求的战士。

进攻敌军大营,汉军将士们敢随便乱扔鸡尾酒,进攻粮仓时,就没人敢这么做了。

幸好,守军被打懵了,刘知章来不及下令放火烧粮,粮仓就轻而易举的被汉军所掌握。

现在,令薛亮感到头疼的,并不是亡命而逃,抱头鼠窜的晋阳败军,而是火势渐有不控之势。

一般情况下,在城市里巷战,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,汉军不太可能使用鸡尾酒。

鸡尾酒这玩意儿,实在是太霸道了,根本无法用水去扑灭。

薛亮也来不及想别的,只能命令部下们,提前拆墙,拆屋子,搬走引火的木料,以隔断火势。

这个时候,汉军将士们的标准装备:工兵铲,就派上了大用场。

既然水扑不灭鸡尾酒,几十名战士,一起用铁铲,铲了土洒向火头,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一般的败军,走了也就走了,刘知章快到西门的时候,西门却被拒马桩、土包等物,给彻底的封死了。

飞狐陉的四面关墙,早就牢牢的掌握在了汉军的手里。

薛亮有单筒望远镜帮忙,站得高,看得远,哪里的火头旺盛了,哪里的溃军还有一定的组织性,他站在城门楼的瓦檐上,全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这时,刘知章已经换上了普通士兵的衣服,妄图混进败军的人堆里,溜出飞狐陉。

可是,一直簇拥在刘知章身旁的亲牙们,依然有一定的战斗力,格外吸引汉军的注意力。

关墙上的参议们,计算得很清楚,已经逃出去的溃兵,大约有五六千人了。

总兵力两万的守军,走了最能跑的精壮之兵,剩下的一万多惊弓之鸟,就比较容易收拾了。

打仗,不计算得失和成败,绝对不是汉军的风格。

作为帝国军队的缔造者,李中易在各种教程里,一而再,再而三的强调:除非必须血拼的特例之外,宁可不胜,也绝对不能吃大败仗。

有什么样的创始人,就有什么样的军队。如今的汉军将领们,都是算帐高手,一个比一个会扒拉算盘珠子。

在薛亮的授意下,汉军将士们大搞宣传攻势,争取早点结束战斗,全员转入防御状态。

“投降者,不杀!”

“肚子饿了吧,这里有烙饼,快来。”

“不想被烧死,赶紧放下兵刃。”

“他爹,娃儿娘正等着你回去呢……”

“捉住刘知章了,捉住刘知章了……”为了搅乱溃军的军心,薛亮故意命人放出了假消息。

如果说,此前败军已经纷纷投降,刘知章被捉住了的假消息放出去之后,大大的加快了溃军们投降的速度。

在这个时代,除了汉军有完整的指挥权转移程序之外,其余所有同时代的军队,都面临一个要命的问题:主将一旦被擒,军心就彻底的崩溃了。

混在士兵堆里的刘知章,心下大恨,重新竖起帅旗的话,就肯定走不脱了。不竖起帅旗,他的部下们就都投降了,实在是进退两难。

飞狐陉就两座关门,西门已经被封死了,东门那边的六门火炮,也装了霰弹,正好堵死了溃军的退路。

这么狭窄的道路上,只需一门火炮发射霰弹,就必然会横扫倒一大片,威力实在是惊人。

刘知章指挥亲牙们,硬冲了三次,都被汉军的神臂弩,给射了回来。

随着亲牙人数的急剧减少,刘知章的腹部也中了一箭,他不由惨然一笑,知道逃不出去了。

“你们都降了吧。”刘知章是晋阳刘氏的皇族,别人皆可降,他不能降,反手一刀,抹在脖子上,轰然倒下了。

刘知章既死,溃军们完全丧失了斗志,开始全面投降。

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飞狐陉关外的群山之中,忽然响起了凄厉的胡茄声。

契丹人来了!

好悬,幸好抢先一步拿下了飞狐陉,不然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!

不过,薛亮手下的这四千多人,经过连续赶路和激烈的战斗之后,体力早已不支。

如果不是心里憋着一口气,一定要彻底解决掉关内的守军,他们早就躺下呼呼大睡了。

薛亮的一颗心,不由猛的往下一沉,疲惫之军,能否挡住精锐的契丹人呢,他心里完全无底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