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御司廷对姜卿卿不受控制的念想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46章 御司廷对姜卿卿不受控制的念想

分享到:
关闭

“你背我走?!”

姜卿卿闻言诧异的瞪大眼睛,就这样看着他的后背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她站在这里,有点尴尬,只能调侃的说道:“御先生是想背着我,再把我随便扔到更隐秘的地方吗?”

倏尔,御司廷还真是笑了起来,不是被她逗笑,而是模棱两可的意味深长。

“害怕了?放心,我不会让御家少夫人在婚后一周就离奇失踪,御家可不想成为娱乐新闻的头条封面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句话特别的耳熟。

是她恐惧的时候,脱口而出的自保威胁。

姜卿卿听得出来御司廷是在揶揄她。

她紧抿着双唇,视线看着他高大的身躯都没有说话。

这时,御司廷蹙眉催促道:“你真的想在这里过夜吗?再不下山,就真的要困在这里了。”

直到这个时候,姜卿卿蓦然深呼吸,脚步慢慢走过去,伸出手臂从身后搂住他的脖颈。

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御司廷背着。

当俯身紧贴着他的后背,体温在亲密无间的距离里慢慢互相纠缠。

“你拿着手电筒。”

“哦。”

御司廷将狼犬的牵引绳套在手腕,大手托住姜卿卿的膝弯,将她背起来的时候,只觉得她的体重很轻。

同一时间,姜卿卿的身体更是紧紧趴在他的后背,小脑袋蹭在他的耳边,长发有些凌乱。

这真是非常亲密的姿势。

御司廷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呼吸轻轻掠过,这不像是禁锢式的拥抱,反而还有说不出来的暧昧旖旎感。

在陌生的山林里,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重。

就算是拿着强光手电筒,都只能勉强看清楚脚下的情况。

气温还在降低,身体周围都像是凝结着小小的冰珠。

此刻,反而是姜卿卿和御司廷身体贴近的位置很温暖。

一时间,也分不清楚是谁的体温,竟然是互相依偎在取暖。

在下山的时候,御司廷背着姜卿卿都没有说话,但是呼吸声似乎越来越重了。

姜卿卿在近在咫尺的距离里感觉到他的异样,蓦然蹙眉,转过身看着他,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御先生,是不是背着我太重了?其实我可以自己走路,慢点走应该没事。”

“别动,别给我添乱。”

御司廷说话的声音和周围的温度一点冰冷。

随后,他补充说道:“你不重,是气温太低了。”

虽然身体养了这么多年,可还是有畏寒和睡眠障碍,以及胃病等其他问题。

出门的时候有点着急,他没有换衣服,都怪姜语萱影响了他的心神。

姜卿卿怔了怔,有些犹豫的还是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,温度很凉。

她记得御司廷很怕冷,平时卧室房间里的空调温度都调的很高。

倏尔,御司廷轻不可见的眯眸,她的手背也是凉的,但是贴过来的触感很柔软。

“御先生,你衣服也穿的少,我把外套还给你。”

“你是故意想让自己生病,想用苦肉计?还是想在奶奶面前告我的状?”

御司廷似笑非笑的声音,也猜不到他的真实情绪。

闻言,姜卿卿没好气的回答道:“我当然是担心御先生这样尊贵,如果因为我生病的话,那我岂不是错的更厉害了?我好不容易才能让御先生接受我的辩解,原谅我今晚的错误,在守行为期间更要小心翼翼的谨慎处理。”

“你的觉悟确实很不错,乖的很。”

“是啊,被御先生吓了两次,惩罚一次比一比可怕,我怎么可能还学不乖。”

姜卿卿完全能接得住御司廷阴阳怪气的话。

但是两人都没有生气,听出来这是调侃。

可是,姜卿卿发现御司廷的体温确实越来越低了。

“御先生,宫泽他们什么时候到?”

“雾气太重,车也不好开,可能还要等会。”

御司廷在说话的时候,很明显感觉到自己托住她的双手都开始冻僵硬了。

下一瞬,姜卿卿突然紧紧搂住御司廷,将自己整个身体紧贴着他,甚至还蜷缩着腿靠近。

“姜语萱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我冷,想要取取暖。”

姜卿卿是故意的。

她这样抱着御司廷的话,能将自己的体温分给他,至少不要让他失温。

可是她没有想过,自己这样的举动,对御司廷来说,温度慢慢热起来是其他念头诱发的危险想法。

只不过,御司廷没有拆穿她,也没有推开她。

他就这样背着她的脚步慢慢走,倒是旁边的两条狼犬丝毫都不觉得冷,就像散步般悠闲。

这时,姜卿卿手里的手电筒因为走路颠簸,光线不小心扫到旁边的植物。

“御先生,等等。”

“什么?不舒服吗?”

“我看到了一棵很难见到的药草。”

御司廷停顿脚步,本来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但是,她影响到他的越来越明显,就正好松开手臂,借助周围的低温压制下去。

姜卿卿并没有注意到御司廷的异样,她蹲下身,小心翼翼将这棵开花的白藤草(虚拟)摘下来放到外套的口袋里。

“这棵药草很值钱吗?”

“不算值钱,但是野生的药效很好,回家就能用。”

姜卿卿走回到御司廷的面前,直接伸出手臂。

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这索求拥抱的姿势会这样自然。

等她反应过来,御司廷就已经背对着她蹲下身,正好没有让她遇到等待的尴尬。

此刻,御司廷再次将姜卿卿背起来,才刚刚压制一点,这种不受控制的念想随着体温又出现了。

偏偏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解开外套的扣子,他的外套穿在她身上非常的宽松。

所以,她将外套打开是想要和御司廷分享衣服里的温暖。

同时不可避免的是,两人的距离更近了。

御司廷知道她是好意的,可是,在密不可分的亲密距离里,体温是不冷了,但是呼吸也沉重了。

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一件非常暧昧危险的事情。

正是因为她不是蓄意引诱,更让御司廷对自己非常的不满。

对她一次次不受控制的念想,他找不到合理的解释。

当姜卿卿俯身贴近在御司廷的耳畔位置,听着他的气息变得紊乱沉重。

她知道,下山的路不好走,更何况还背着她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