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一张床的距离,是不信任的误会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77章 一张床的距离,是不信任的误会

分享到:
关闭

沈如晚同样意识到御司廷并没有回答。

隔着手机,她的表情蓦然凝滞,突然话锋一转说道:“司廷,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家吧?我也不想被姜卿卿误会,是我在故意挑衅,以后没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来找你的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说完这句话,沈如晚都没有给御司廷回答的机会,直接挂断了。

她必须要“体贴又善解人意”,以退为进塑造自己的形象。

尽管,在挂断电话后,沈如晚还在猜测姜卿卿会不会向御司廷告状。

如果姜卿卿是骂她发泄愤怒,在御司廷看来,肯定也只会觉得她非常厌恶又恶毒。

可如果姜卿卿不敢说,那她也没有恶意摸黑她的机会。

沈如晚就是计算到,不管是怎样的结果,她都提前截断了姜卿卿的退路。

只是,她没办法预料和控制的是,御司廷的想法。

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看着手里的精油,轻不可见的叹息,起身上楼。

推开卧室房间的门,视线里,一片漆黑。

姜卿卿没有开灯,微微蜷缩着身体躺在被窝里,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。

然而,在御司廷回来的时候,姜卿卿就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在她看来,不管是御家还是姜家,她都是无依无靠的。

没有人会在意她的遭遇,没有关心更没有保护。

但是,有一瞬间,姜卿卿会想要向御司廷倾诉自己的委屈,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是期待他的回应。

“姜卿卿,醒着吗?”

御司廷低沉的声音响起来,在黑夜里是这样的慵懒迷人。

他打开灯,就看到姜卿卿的身影动了动。

他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,却不会直接询问,因为他还不能确定姜卿卿的想法。

“管家说你没有吃晚餐,不舒服?叫医生来看看?”

在说话的同时,御司廷正在脱西装外套,视线不着痕迹的看着她。

闻言,姜卿卿眼眸微颤,嗓子有些疼,情绪正在纠结。

不过片刻,御司廷走到床边坐下来,低声带着一点命令的强势说道:“姜卿卿,看着我,回答。”

姜卿卿慢慢的从被窝里出来,抬起一双红肿的眼眸看着他。

她哭过了。

本应该明亮纯澈的眼眸都是雾蒙蒙的泪光。

倏地,御司廷不可抑制的心跳微滞,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或许是因为他问的太温柔,还是他的目光太温暖。

这一刻,姜卿卿真是忍不住想要向他倾诉,她觉得御司廷会帮她。

可就在她想要开口的时候,不经意的低头,正好看到御司廷手里拿着沈如晚送给他的精油。

所以,沈如晚盗窃她的研发作品,就是想要在御司廷面前邀功吗?

那么御司廷肯定不会相信她说沈如晚的坏话,她不想说,她心里委屈到更不想说。

“……没事。”

姜卿卿将所有的话都咽回去了。

闻言,御司廷蹙眉,知道她是在闹别扭,耐着性子再问一次。

“姜卿卿,我给你这个机会,你到底要不要和我说?”

要逼她说什么?

说沈如晚的坏话,然后被他嘲笑反质问吗?

姜卿卿感觉到的压迫感,全部都误会成御司廷对沈如晚的偏心。

“真的没事,御先生想要我说什么?不舒服就没有吃饭,不用理由。”

她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是哭过后的沙哑。

尤其是,她觉得御司廷手里拿着沈如晚“研发”的精油,非常刺眼。

既然是这样,以后御司廷就肯定会用沈如晚的精油,她才没有这么重要。

想到这里,姜卿卿觉得越来越委屈,转过脸,紧紧抿着双唇克制。

此刻,御司廷深邃的眼瞳里闪过寒意,他已经问了两次,姜卿卿竟然还不肯和他说,这是不信任吗?

“姜卿卿……”

“御先生,我想休息了,晚安。”

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蓦然缩回到被窝里,蒙着脸不再看他。

事实上,她没办法再面对御司廷,本来只是气愤被沈如晚盗窃算计,现在更难受,竟然是因为御司廷。

御司廷就这样看着她,欲言又止还是没有继续说。

是姜卿卿不领情。

他问她,就是想要知道今天这件事情的情况。

如果她真的告诉他,他会相信,可是她不说,那就是她不相信他。

所以现在,御司廷并不知道在沈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他在床边坐了好一会,这才起身去浴室里洗澡。

此刻,姜卿卿和御司廷两个人都是生气的。

生气对方的不信任,是这种看似亲密的关系却始终没办法靠近的陌生感。

甚至,姜卿卿今晚都没有给御司廷点香薰精油。

等到御司廷洗完澡走出来,视线瞥一眼,也没有再理姜卿卿。

走回到床边,他看到沈如晚送的精油,香味他确实不喜欢,就直接放到抽屉里了。

正常情况,他今晚应该要继续用姜卿卿调制的精油。

她并没有点香薰,他也不想点。

两人就像是正在互相赌气,将这种好不容易温暖起来的关系又降到冰点。

关了灯,卧室房间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。

姜卿卿睁了睁眼睛,并没有闻到熟悉的精油味道,就知道御司廷是不会再用她的精油了。

一张床上的距离,远不过姜卿卿和御司廷之间的误会。

结果,御司廷又失眠了。

到第二天早晨。

御司廷整个人的情绪都非常的阴郁低沉。

尤其是,他的视线看到姜卿卿蜷缩睡在床边,就算没有盖被子,也不愿意往他的方向靠近。

正是因为姜卿卿的固执,也让他就是想等着姜卿卿的妥协变乖。

换完衣服,下楼,一个人吃早餐。

在出门的时候,司机在门口没有等到姜卿卿,忍不住疑惑的问道:“少爷,少夫人今天不去学校吗?”

闻言,御司廷的脚步停顿,像是昨晚的余怒突然失控了。

“我没有时间管姜卿卿有没有吃饭,要不要出门,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去找她,别和我说。”

司机看到御爷动怒,当即惶恐的道歉认错。

“对不起,少爷,我以后不会乱说话了。”

这是御爷和少夫人吵架了?

此刻,御家南院的佣人们都面面相觑,意识到是自己多言了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