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姜卿卿,知错了吗?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95章 姜卿卿,知错了吗?

分享到:
关闭

如果,这只是两人之间缠绵的亲吻。

御司廷或许不会这样粗鲁,可是姜卿卿还在挣扎抗拒,她讨厌他的吻。

那么,是谁的亲吻她才不会拒绝?霍景宸吗?

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没办法听到姜卿卿说吃醋的介意,自己却已经吃醋到愤怒。

他的身体带着炙热的体温压制着她,他的亲吻更是想要驯服姜卿卿在此刻向他妥协示好。

可是,姜卿卿没有想到御司廷的亲吻会这样疯狂,她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刚刚说他想得到她是真的非常容易。

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反抗,如果御司廷要对她用强的,在这里,她就会被正法。

不可以……她不能被御司廷这样欺负。

姜卿卿的内心越来越恐惧,拼命的挣扎,手臂撞到桌上的茶具都摔碎在地上。

一时间,包间里传出来碎裂的声音足以证明里面的激烈情况。

御司廷最不喜欢的就是姜卿卿用这种方式和他沟通,他越是不肯放过她,纠缠着她的亲吻是每一寸都要掠夺。

甚至,他的大手更是失控的危险试探,掌心的触感都是让他理智下线的诱因。

“唔……”

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意识到御司廷是真的想要她,她已经没有办法,只能突然张开嘴,狠狠咬住御司廷。

这一咬,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用力。

御司廷痛到闷哼,他也没有放过姜卿卿,回应她同样力度的咬伤。

霎时间,鲜血在口腔里纠缠蔓延,疼痛感传递而来。

“姜卿卿,这才是真正的惩罚。”

在疯狂亲吻的间隙里,御司廷气息紊乱的说话像是对她的宣判。

然而,还不等姜卿卿深呼吸,御司廷的亲吻又覆盖而来。

直到这时候,姜卿卿的身体被御司廷欺压到紧贴着圆型的餐桌,后腰被桌沿边缘撞到淤青。

她就像是在剧烈挣扎后,身体开始虚脱无力,而落在御司廷的手里就是任由着他为所欲为。

是御司廷的惩罚,是他不肯放过她。

姜卿卿记忆里曾经意外失身的恐惧汹涌而来,她僵硬着身体,抑制不住颤抖的失声痛哭。

可是,御司廷还在吻她,吻到她没有呼吸的氧气,哭的时候更是非常楚楚可怜。

而他更清楚的感受到姜卿卿在身下颤抖的反应,一瞬间,竟然让御司廷想到了那晚在沈家岛屿的游轮发生的事情。

倏地,御司廷放开姜卿卿,高大的身躯还是欺压着她没有离开。

尽管两人的衣服都没有凌乱,但是因为这个激烈的吻,心,都乱了。

这一刻,御司廷气息粗重的竭力调整,松开遮挡在姜卿卿眼前的掌心,视线便是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泪水蜿蜒的面容。

“姜卿卿……”

他声音沙哑的喊着她。

可是,姜卿卿好像听不进去,恐惧的情绪折磨着她,哭到身体轻轻抽搐。

御司廷的愤怒在眼瞳里慢慢平复,突然就多了几分心疼的愧疚。

刚刚他在做什么?!

真的想在这里强要姜卿卿吗?

上一次的失控,他是因为受到药物影响失去理智,那是不正常的状态。

清醒过来,御司廷就不耻自己失控的意图。

在他作为御家继承人的培养学习里,掌控克制一切欲望的冷静,是最重要的能力。

他不应该三番四次在姜卿卿面前失控,这有损他的骄傲,更容易引发严重的混乱情绪。

就像现在,御司廷看着姜卿卿哭成这样是真的心烦意乱的无奈。

这应该是两人之间最过火的一次试探。

御司廷到此为止,只是并没有松开对她的钳制,声音低哑的说道:“姜卿卿,知错了吗?”

哭到这个时候,姜卿卿的呼吸急促起伏,缓缓睁开湿漉漉的双眼,就看着御司廷阴郁危险的面容。

嘴里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失,她的恐惧也没有消失。

要她认错?

为什么是她的错?

姜卿卿紧抿着双唇,不说话,嘴角还有分不清是谁的血。

这时,御司廷等了等也没有等到她开口,继续说道:“你向霍景宸借钱,他就会知道我和你的夫妻关系不好,这会影响到御家的声誉。”

他找到更合适的生气理由,用来掩饰自己只是吃醋的内心。

“姜卿卿,我提醒过你,做任何事情都要顾及到御家的声誉。还是说,替嫁的身份被揭穿后,你和姜家就没有关系了?就算因为你的错,将来姜家是死是活也都不重要了。”

御司廷总是喜欢威胁她。

偏偏,姜卿卿就是很在意这暴露出来的弱点。

在亲吻结束后,随着她的呼吸慢慢平复,情绪也稳定下来。

她的目光不再逃避御司廷的审视,携带着明显的泪痕,声音沙哑的质问道:“御先生,是你算计我。”

闻言,御司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回答道:“姜卿卿,你还是在新婚夜的时候更乖一点,知道让我教你。我现在就教你学习依赖,不是让你去依赖其他男人,而是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要用御少夫人这个身份的权利。”

听着他冠冕堂皇的教导,姜卿卿真是忍不住嘲笑。

“御先生,你没有发现你很矛盾吗?御少夫人的权利时有时无,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使用方法。”

在这个时候,虽然御司廷将她压在餐桌上的姿势很难受,但是她停止挣扎,也没有推开他亲密无间的压制。

“所以你就找霍景宸求救?”

“御先生,不要颠倒因果,是你先算计我,我才会找霍先生。”

其实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的心里也是后悔的。

她确实不应该让霍景宸参与到她和御司廷的关系里,这会变成御家和霍家的事情。

此刻,御司廷声音冰冷的说道:“姜卿卿,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第一时间联系我。我会告诉你,你有没有使用御少夫人身份的权利,选择权是在我的手里,前提是,你的态度要乖。”

说到底,御司廷就是想要驯服她。

是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姜卿卿身上近乎偏执。

姜卿卿还没有获得自由,她知道是御司廷还没有听到满意的回答。

她的每一次反抗,都会被御司廷更强势的压制,说不害怕,那肯定是假的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