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御司廷给姜卿卿戴上婚戒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96章 御司廷给姜卿卿戴上婚戒

分享到:
关闭

姜卿卿在御司廷面前就是无法逃脱掌控的猎物。

偏偏,御司廷还很享受这种驯服猎物的乐趣,这是或是温柔或是霸道的游戏规则,都是看他的心情。

继而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没有勇气再激怒他一次。

不管是后腰的疼痛,还是嘴里的疼痛,都是御司廷留给她的教训。

直到,御司廷凝视的目光微微眯起来催促的提醒。

姜卿卿终于没办法再继续和他作对,视线避开,声音软下来说道:“我知道了,御先生。”

“呵,早知道还是要乖乖听话,你就不应该故意激怒我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御司廷这才放开被压制的姜卿卿。

他看到姜卿卿起身的时候是明显皱着小脸,应该是撞到了,刚刚这种情况,他确实是没办法照顾到她的身体。

这一瞬,御司廷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扶她,结果姜卿卿就因为看到他的动作被吓到尖叫。

她几乎整个人都往后退,再撞到餐桌发出碰撞的声音,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,就很容易浮想联翩。

倏地,御司廷看到她的反应是瞬间冷脸,而姜卿卿顾不上看他,自己再次撞到后腰,疼痛到她不得不用手臂支撑才能起身。

“姜卿卿,现在将钱还给霍景宸。”

御司廷站在这里整理自己的西装,随后,就拿着手机给她转了钱。

此时,姜卿卿点开手机看到转账只有一万块的时候怔了怔。

虽然她只借了霍景宸一万块,但是她自己花掉九千多,连逃跑基金都没有了。

她没办法开口向御司廷询问午餐的报销,只能默默忍受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后果。

这时,御司廷似笑非笑的看着姜卿卿敢怒不敢言的模样,拆穿道:“我说过,你别妄想从御家逃跑,这笔钱不会留在你的手里。”

他记得姜卿卿被逼替嫁的时候就逃跑过,这种前科,是要他以后都重点监管姜卿卿的意图。

闻言,姜卿卿蓦然怔忡,眨了眨眼睛藏着慌张,反驳说道:“那笔钱是我研制出的精油,唯一兑换到的价值,挣到钱我当然很开心,现在被御先生算计花的冤枉,我肯定是不开心的。”

她的逃跑计划已经被发现,放弃是绝对不可能放弃,她要重新部署。

在说话的同时,姜卿卿将这一万块转给霍景宸,想了想,说道:“霍先生,谢谢你的帮忙。”

不管霍景宸能不能猜到是她和御司廷之间的问题,她也不愿意再继续说这个话题。

尔后,姜卿卿将手机锁屏,抬眸对御司廷说道:“钱我已经还给霍先生了,我没有说过是因为什么原因,如果真的会对御家有影响,那么我也没办法解释,御先生满意了吗?”

“不给我看看你和霍景宸的还钱记录吗?”

“不需要,这是我的隐私。”

明明她和霍景宸什么都没有说,可她就是不想给御司廷看。

姜卿卿知道自己斗不住御司廷的强势,她的反抗也没有意义,但是主动毫无保留的全面投降也不是她的性格。

此刻,御司廷听到她的回答是瞬间脸色愠怒,只是他没有再惩罚姜卿卿的举动。

餐厅包间里的暧昧气氛慢慢消散。

姜卿卿扶着腰,漂亮的小脸还是苍白的心有余悸。

两人还是不够了解,像这样激烈的碰撞相处,往往后果都是疼痛的代价。

这时,御司廷突然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她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姜卿卿没有伸手,是她捉摸不透御司廷的想法。

可是,御司廷已经直接将卡塞到她的手里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我的附属卡,这就是御少夫人的权利,你需要买什么,需要用钱的时候,就算再遇到你说的我算计你,你也可以毫无顾虑的付款,更不需要你向其他男人借钱。”

“御先生还不如给我报销这顿午餐,我用不了这么多钱。”

姜卿卿没办法理直气壮的接受御司廷的附属卡。

然而,御司廷冷笑说道:“你倒是想我直接给你钱,这样你的开销也是隐私,这张卡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义务。只要你花了钱,不管购买什么东西都会通知我,我也会时刻提醒你,这是不是符合御少夫人的身份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是,御司廷要监视她。

暂时,是监视她的消费自由。

想想也确实很可怕,她在哪里买什么用什么,御司廷都会知道。

姜卿卿自然是不高兴,她并不需要御司廷的包养。

“你敢说我拒绝我试试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还没有开口,御司廷就断了她的后路。

姜卿卿拿着手里的黑卡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御先生对我真好,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她不会用,但是留在身边也是一种安全感。

如果姜语萱还敢算计她,她也不用担心会因为没有钱被抓到警局了。

这时,御司廷看着姜卿卿低头将黑卡收到包包里,视线盯着她,看到她脖颈处细细的银项链。

“姜卿卿,将婚戒戴在手上。”

他就是要宣示占有权,要让姜卿卿躲都躲不掉。

闻言,姜卿卿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御先生也会戴婚戒吗?我一个人戴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婚戒应该是互相制约,而不是御司廷单方面占有。

御司廷的回答是直接将她的项链取下来,拿着戒指,亲自戴在她的无名指。

这一瞬,姜卿卿看着御司廷给自己戴戒指的画面怔住了。

婚礼当天,她的戒指是自己戴的,可是没想到现在,竟然还能补偿回来。

倏尔,御司廷慵懒的抬眸看着姜卿卿的面容,煞有介事的说道:“如果我戴婚戒,那么御家和姜家联姻的事情就会被彻底公开,你的身份就是娱乐新闻的头条封面,你想要这样?”

御司廷没有轻易这样做,确实是因为结婚的消息,会影响到御家。

听到这里,姜卿卿想也不想的摇头说道:“御先生还是可以在公众视线里保持单身的身份,我上不了台面,娱乐新闻的封面不适合我。”

隐婚,是她必须要坚持到底的防线。

还好御司廷也不想公开,姜卿卿正好能逃避被曝光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