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你要负责我嘴里的伤,是你咬的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99章 你要负责我嘴里的伤,是你咬的

分享到:
关闭

闻言,姜卿卿的动作顿了顿,当即防备的看着旁边的御司廷。

“……不删,我的手机由我自己决定。除非,御先生并不是真的想送新手机给我,我也可以不用的。”

姜卿卿继续刺呼呼的逆来顺受,看着乖巧温顺,其实处处皆是锋芒。

这时,御司廷眯着眼眸低声说道:“姜卿卿,有没有哪一次你是能真的乖的?”

“御先生是想要一个完全没有思想的玩具做御少夫人吗?那我肯定不是你的满意选择,御先生可以考虑换一个人。”

本来这句话姜卿卿就只是随口说说,毕竟她在御司廷面前就不可能真的硬气。

可是没想到,换人这个词就正正踩中御司廷的雷区。

倏地,御司廷阴戾的眯眸,冷声说道:“姜卿卿,你想都别想换人的事情,这么漂亮的金丝雀是飞不出牢笼的。”

“我能不能飞出去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另一只凤凰能不能飞进来,我可不想鸠占鹊巢而挨骂。”

姜卿卿绝对是在惹他生气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但是,她的眼神和表情里,更多的是调侃戏谑。

御司廷倒觉得这样的姜卿卿更有意思。

“是吗?这个鹊巢让你睡的不舒服吗?那你今晚是想睡在门口还是想在后山?”

“……”

姜卿卿瞬间怂。

随后,她换好新手机,用起来确实很顺畅。

毕竟她之前在用的手机也是姜语萱换掉不要的,那些曾经在姜家受过的委屈,好像到御家就不存在了。

也是,因为新的委屈出现了,那就是御司廷阴晴不定带来的。

没过多久,公司的私人助理就带着急需御总签名的文件过来了。

姜卿卿不习惯面对陌生人,起身说道:“御先生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起身的时候,后腰的疼痛影响到她走路,她想要脱衣服来看看伤势。

同时,御司廷眯眸捕捉到她的举动,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她叫医生的时候,姜卿卿听到敲门的声音,紧咬牙关,直接跑上楼了。

“御总,文件送过来了。”

私人助理站在门口等了等,都没有听到里面的回应。

御司廷也是看到卧室房门关上后,这才低声说道:“进来。”

进门后,私人助理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御总今天到底是哪里不舒服,竟然第一次用病假的理由没有去公司。

“您是在这里处理,还是去书房?”

“书房。”

“是,我将文件都送过去。”

私人助理还是第一次来御家做这样的事情。

他小心翼翼,是担心自己会犯错。

但是没想到的是,御总今天似乎心不在焉,看来确实是真的病假。

在书房里,御司廷翻阅着手里的文件,眼前却总是浮现出姜卿卿撑着腰的画面。

一份已经确认过内容的文件,助理等了五分钟,都没有等到御总翻页,他都不敢提醒催促。

在卧室房间里。

姜卿卿忍痛走进浴室,脱掉上衣,转过身背对着镜子,这才看到后腰撞伤的情况确实有点严重。

“御司廷可真狠……”

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御司廷的愤怒而受伤。

倏尔,姜卿卿想到那个激烈的亲吻,嘴里的咬伤也是舌尖碰一碰,就痛到发抖。

她担心这么大的创伤会诱发口腔溃疡,会直接影响到接下来的饮食,还是要用点药治疗。

下一瞬,姜卿卿穿好衣服,拖着缓慢的脚步走到隔壁的药房。

不同于后腰的撞伤会有现成的药油,嘴里的咬伤就需要自己准备。

她在这里找到几种能用的药草,还差了几种药,她想要直接提取做成液体含在嘴里治疗。

随后,姜卿卿的脚步从药房里走出来,缓慢下楼,出去找管家。

周围都是安静的,脚步声在书房里也能听清楚。

倏尔,御司廷蹙眉示意助理噤声,他听着声音知道姜卿卿下楼了。

“御总,您去哪里?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御司廷不耐烦的回应。

此刻,私人助理独自留在书房里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姜卿卿出门看到管家,她的行动不便也让管家蹙眉关注。

“少夫人,您这是受伤了吗?”

“中午吃饭的时候,不小心撞到了后腰,我想你去帮我准备药油,还有,我需要几种药草,也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下。”

闻言,管家关心的追问道:“少夫人,您除了撞伤后腰还有其他伤吗?药草用起来还是不方便,您哪里伤着了?我去问问有没有药。”

姜卿卿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睛,想了想,还是没有隐瞒。

“是嘴里的咬伤,你应该是买不到我想要的药,这里是药草的名单,你帮我准备吧。”

“咬伤?您怎么会伤到这里?”

管家确实是疑惑的。

这时,御司廷的脚步从别墅里走出来,正好听到管家的询问。

他的视线是看到姜卿卿明显害羞尴尬的表情,所以主动替她回答。

“是亲吻的时候咬伤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……”

现在姜卿卿更尴尬了。

然而,她还不能反驳解释,这确实是亲吻咬伤的。

管家突然意识到,自己好像多事了。

“少夫人,那我马上去给您准备药草。”

“嗯,好的。”

姜卿卿压低着脑袋,脸颊就莫名其妙的红起来了。

此刻,御司廷懒洋洋的看着她,突然低声说道:“姜卿卿,我嘴里的咬伤也很严重,等会你的药,也要给我用,毕竟是你咬的。”

“御先生先去处理正事吧,晚点我调好药,会记得给你留一份的。”

说完,姜卿卿又拖着缓慢的脚步往回走。

御司廷看着她蹙眉,不是错觉,姜卿卿好像越来越痛了。

下一瞬,他迈着长腿轻易追上她,是直接将姜卿卿打横抱起来。

姜卿卿不可抑制的惊呼,下意识的反应是搂住他的脖颈,一抬眸,正好看到御司廷坚毅的下颚弧线。

“御先生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“你最好乖乖别动,要是从我怀里摔下来,你可能就要进医院了。”

在说话的时候,御司廷还故意松了一下,吓到姜卿卿几乎想也不想的紧紧搂住他。

御司廷感觉到姜卿卿往怀里扑过来的时候,携带着属于她的香气,瞬间纠缠着他的呼吸,猝不及防的重击他的心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