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姜卿卿没有沈如晚的罪证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20章 姜卿卿没有沈如晚的罪证

分享到:
关闭

就在这个时候,御家的车行驶回来停在这里。

刚刚就因为御司廷在比赛中途去救姜卿卿的事情,让霍景宸和慕黎川都知道了。

原本,霍景宸骑马赢了比赛是高兴的,不管御司廷是因为什么原因弃赛,赢了就是赢了。

可等他们回来的时候,才知道是姜卿卿骑马失控发生意外,这会两人都是失踪的状态。

“没想到在御少的眼里,这御少夫人是比比赛结果的输赢更加的重要。”

慕黎川本就没有争夺的胜负欲,输给霍景宸对他来说也不重要。

结果,这就导致霍景宸的胜利变得没有意义。

同一时间。

沈如晚是在期待着姜卿卿堕马意外的发生,可意外的是她没有想到,御司廷竟然去救她了。

她就在这里等着,好不容易等到御家保镖牵着马回来,才知道御司廷和姜卿卿是要坐回来。

到此刻,沈如晚就已经知道姜卿卿没有受伤,更没有毁容的结果。

气愤的情绪让她一度无法控制自己维持脸上的笑容,她避开视线,还被慕黎川误会是担心御司廷。

可是沈如晚没有意识到,自己最失控的是对姜卿卿的嫉妒恨意,而不是对御司廷的担心。

直到,御家的房车驶回来停在这里。

沈如晚和霍景宸都同时起身,是在等待时间里,已经斟酌出自己应该要对应的态度。

尤其是,沈如晚摔下马弄脏的衣服都没有换,她的脚步跑过去,要避免姜卿卿的告状就要先解释清白。

“司廷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而在这个时候,正是因为姜卿卿在车里的视线有看到沈如晚。

也有看到沈如晚有些狼狈的模样,她记起来,刚才沈如晚也有摔下马。

所以,如果她这个时候主动和御司廷告状的话,只会让她看起来非常恶毒和居心叵测。

御司廷没有着急下车,是在等姜卿卿犹豫开口。

只不过,最后等到的是姜卿卿放弃的沉默。

“在车里等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姜卿卿就开始收拾他换下来的衣服和处理过的染血纱布。

此刻,御司廷推开门,迈着长腿下车,左手臂垂在身侧是掩藏着受伤的事情。

沈如晚注意到姜卿卿没有下车,也不影响她靠近御司廷,表情焦急的说道:“司廷,刚才御少夫人骑的马突然受到惊吓,发疯一样奔跑,还撞到我摔下马背。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不会骑马,才会不小心吓到马失控,御少夫人没事吧?”

这句话里的询问,是沈如晚想要试探姜卿卿的情况。

倏地,御司廷慵懒的眯着眼眸说道:“没事,卿卿只是受到惊吓,我们准备直接回御家了。”

他的回答是说给霍景宸听的。

甚至这个时候,他都没有注意到沈如晚刚刚说的话里,还有她摔下马的事情。

这时,霍景宸蹙眉走近,看着暗色的车窗玻璃说道:“卿卿,你没事吧?怎么不下车?”

“霍先生是没有听懂我说的话吗?卿卿,那你亲自回答她。”

闻言,姜卿卿坐在车里也能清楚看到外面的情况,说道:“谢谢霍先生的关心,我没事,只是吓到了。”

“既然你没有受伤,怎么都不下车?难道是御先生不让你下车吗?”

霍景宸还真是时刻都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如果是平时,御司廷会生气,但是现在他能肯定姜卿卿不会给霍景宸任何的机会。

这时,姜卿卿当然是记着御司廷的叮嘱,回答道:“我只是因为马匹失控被吓到浑身没有力气,所以不想下车,我想回御家休息了。”

慕黎川很担心霍景宸会继续纠缠,一边观察着御司廷的脸色,一边参与话题说道:“御少夫人没有受伤就好,否则御少就要心疼了。反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就让御少陪着少夫人先回去休息吧,我们下次再约着玩。”

霍景宸对今天的事情发展也是有点意外,而且结果还不能确定。

倏尔,御司廷抬手示意御家保镖,低声说道:“去换衣室将少夫人的衣服拿回来。”

看这种情况,御司廷是真的要带姜卿卿回家休息,而没有追究责任。

沈如晚还是觉得不甘心,目光看着他,下意识轻轻握住他的手臂,偏偏就碰到了左手。

“司廷,你现在就要回去了吗?我们今天真正见面的时间好短。”

在说话的同时,沈如晚的视线望向车里,心里还是非常生气姜卿卿的出现破坏了约会。

可姜卿卿在车里是担心沈如晚会碰到御司廷的伤口,她也有注意到,御司廷对沈如晚的触碰并没有拒绝。

这或许就是,他们两人之间真正的亲密关系。

怎么回事,胸闷闷的呼吸困难。

姜卿卿索性扭过脑袋避开,不想自己被负面情绪影响。

这时,御司廷敛眸望向沈如晚的目光是理智的,低声说道:“嗯,你的衣服也弄脏了,换回衣服就回家休息吧。”

御家保镖拎着姜卿卿的衣服走回来,这件事情看起来就要结束了。

可是这一刻,御司廷眯眸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对了,刚刚给姜卿卿牵马的驯马师是谁?叫他过来。”

因为是在马场发生的意外,这个时候的马场负责人就全程紧张恭敬的站在旁边等候。

面对御爷的追责,吓到胆怯的驯马师走过来,就按照沈如晚的叮嘱解释。

“御爷,对不起,是我疏忽……是御少夫人说想要试试骑马跑起来,我有牵着缰绳,但是没想到马匹会突然受到惊吓失控。是我没有管好这匹马,我以后都不会再让它出来了。”

姜卿卿在车里听着驯马师将责任推到马身上,当即想要下车反驳,双手抵着车门还是犹豫了。

她知道,问罪驯马师也只是替罪羊,问题是御司廷肯定不会追责沈如晚。

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目光危险的审视着他,冷声质问道:“我明明告诉过你,牵着马慢慢走,为什么还会跑起来失控?”

“是御少夫人说想要……”

“你确定是姜卿卿亲口说的吗?她就在这里。”

御司廷打断他的话,身份威严压迫的追问。

结果,马场负责人和驯马师都吓到浑身僵硬,知道御爷动怒了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