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不能得罪的御少夫人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21章 不能得罪的御少夫人

分享到:
关闭

“我……我好像……”

驯马师颤颤巍巍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释。

这时,沈如晚意识到御司廷是想要追查这件事情,她是早有准备的说道:“司廷,是我在骑马的时候和御少夫人说她应该要学学,可能是我们的对话让驯马师听错误会了,所以他牵着马跑起来,后来马匹失控也只是没有想到的意外。”

下一瞬,沈如晚缓缓眯着美眸望向车窗,询问道:“御少夫人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

如果他们的解释没有用,那么姜卿卿的回答就是事实。

沈如晚太清楚姜卿卿知道自己的处境,如果她要告状,那么就是互相对峙,她根本就没有证据。

同时,姜卿卿也意识到了,这件事情的“事实”就只能照着沈如晚说的这样。

她想要追究责任,最后落在沈如晚的头上,再交给御司廷选择,她能肯定难堪的人会是自己。

从一开始,御司廷对沈如晚的偏爱,就注定了她没有和沈如晚对峙的资本。

姜卿卿也不是第一次委屈求全,但是确实委屈的很难受。

“嗯,沈小姐说的对,马失控是意外。”

听到她的回答,沈如晚眯着美眸是松了一口气的满意。

尔后,她看着御司廷冷戾的面容,落落大方的安慰说道:“司廷,别生气了,你也不能和那些畜生计较。”

表面上看起来,沈如晚是温婉高贵的女神,竟然还会主动帮着驯马师解释,避免他们受责罚。

而其实沈如晚不仅仅是要护着驯马师,更是要炫耀出自己对御司廷的影响力。

霍景宸和慕黎川不是特定观众,这马场里的人,才是特邀,才是将来会在外面谣传御少夫人比不过沈小姐的主力军。

倏尔,御司廷眯眸轻笑,看起来是被沈如晚安抚好了。

“我当然不会追究这些马的责任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没事了。”

听到这里,沈如晚和驯马师都觉得今天联手算计姜卿卿的事情就过去了。

姜卿卿坐在车里看着御司廷危险的笑意,轻轻蹙眉,他的反应是不满意的更生气了。

但是,沈如晚怎么会不熟悉御司廷的眼神,连他是真笑还是假笑都分辨不出来。

仔细想想这件事情也很合理,毕竟御司廷也不知道沈如晚的真面目。

在他心里,他的白月光必定是最完美的。

此刻,姜卿卿坐在车里突然觉得自己是被置身事外了。

同样被置身事外的还有霍景宸和慕黎川。

还在这里,慕黎川是近距离看戏,看的就是御司廷的三角恋情。

可是霍景宸见不到姜卿卿,大概也能猜想到是刚刚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如果姜卿卿不是被迫乖乖听话,那就是她心甘情愿,那么她和御司廷的关系是挑拨失败了?

又输了。

这种心情影响着霍景宸脸上的微笑表情没有变化,但是眼底阴沉一片。

“不过,连自己驯的马都无法控制,看来这是马场的人不行。”

御司廷懒洋洋的突然开口,将追责的矛头指向马场负责人。

闻言,马场负责人瞬间脸色骤变,本来着急想解释,结果被御司廷手指轻抬的动作禁止。

御司廷并不是想要听解释,也不是要追究到底是谁的责任更大。

下一瞬,他慵懒的眯眸环视周围环境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马是好马,只是驯马师不够资格,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允许再有下一次。如果你下次还想继续招待御家的话,从现在开始闭馆一个月,重新培养驯马师,练出资格再重新营业,我会亲自过来看看。”

御司廷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个惩罚。

是命令,不是商量。

“哇,闭馆一个月,马场损失至少千万,御少护着自家老婆还真是明显。”

慕黎川就像是旁白解说。

这句话,就直接挑明了御司廷是在为姜卿卿做主。

可是坐在车里的姜卿卿是没想到的,不是质问沈如晚,不是追责某位驯马师,竟然是连累整间马场。

同一时间,沈如晚也没有想到,她诧异的是御司廷是为了姜卿卿?!

“司廷,这样的教训会不会……”

沈如晚这句话都没有说完,就被御司廷打断了。

“如晚,你也从马上摔了下来不是吗?”

听起来像是御司廷很在意这件事情,但是他询问表情更像是在说服沈如晚。

此刻,沈如晚悻悻然的拧着眉没有说话,她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御司廷的决定,再多言就只会暴露出自己的难堪。

马场负责人很清楚御少夫人的身份是不能得罪的,面对处罚,他还要赔着笑脸接受。

“御爷说的是,是马场的驯马师不够资格,我会在闭馆一个月的时间内重新培训。”

随后,马场负责人恭敬的走到车门前,说道:“御少夫人,很抱歉让您在马场受到惊吓,等重新整顿好,马场恭候您和御爷莅临。”

损失千万也不能得罪首富御家。

这是马场负责人含着泪做出来的衡量抉择。

姜卿卿坐在车里的感受有些复杂。

虽然说,这件事情没有具体落在谁的身上,但是御司廷确实是在护着她。

“嗯,这些马都会没事吧?”

姜卿卿本来是有点担心马场会将这些马都处理掉。

她只是问一句,御司廷就听出来是姜卿卿心性善良。

倏地,御司廷顺着她这句话说道:“少夫人的意思是,要换的是人而不是马,可别逆她的意。”

姜卿卿不放心的询问被御司廷过度解读的包装一下。

此刻,听在马场负责人的耳朵里就是御少夫人的提醒和警告。

“御少夫人请放心,这里的马都不会更换,我会换掉能力不够的驯马师,不会再让您失望了。”

他并不知道驯马师被沈如晚买通的事情。

现在是他牵着马出了事,惹怒御爷,后果自然是他不能再留在马场。

这时,御司廷慵懒的眯眸望向车窗的方向,低声问道:“卿卿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

一瞬间,姜卿卿就莫名其妙掌控着决定生死的大权。

她知道这是御司廷在给她机会“报仇”,而且是有他撑腰的那种嚣张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