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御司廷为什么没有碰她?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69章 御司廷为什么没有碰她?

分享到:
关闭

就在姜卿卿顾虑重重的时候,突然看到浴室玻璃门打开了。

下一瞬,她蓦然站起身,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看着穿着浴袍的御司廷走出来。

明明已经同居相处过那么长的时间,可是今晚,竟然有种恍惚间回到新婚夜的感觉。

这是因为,姜卿卿对御司廷的恐惧在眼里是明显的。

可不同的是,御司廷不再拦阻姜卿卿的靠近,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使唤她。

此刻,他拿着毛巾正在擦头发,走到沙发前坐下来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作为妻子的义务,还要我再提醒你吗?难道除了献身陪睡以外,你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来取悦讨好我吗?”

可是好好说话,但是御司廷偏偏就是要用这种威胁肆虐的口吻。

闻言,姜卿卿轻不可见的深呼吸,脚步走过去,拿着吹风机开始给他吹头发。

在她居高临下的视线里,看着御司廷闭着眼睛的面容是收敛了锐利,可是温柔和残忍都是魔鬼的真面目。

卧室房间里只有沙沙的风声。

灯光微黄,气氛是浪漫温馨的假象。

这不是御司廷第一次要求姜卿卿伺候自己。

同样的事情,不同的情绪感受。

原来主动做和被迫做的区别,是真的会决定御司廷的愉悦程度。

虽说,强扭的瓜不甜,但是甜不甜,这个瓜都是属于他的。

御司廷像是在纵容着自己充满着侵略性的想法,所有的情绪失控,都是因为姜卿卿在他心里的份量越来越重了。

直到,头发吹干了。

姜卿卿细长的手指穿过他的黑发收回来,声音温柔的说道:“御先生准备休息了吗?我给你点香薰。”

倏尔,御司廷懒洋洋的站起身,转身就几乎贴到她,眯眸睨着她明明很慌乱的模样。

“姜卿卿,我会在书房里睡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姜卿卿是诧异的看着他。

在书房睡?避免和她同床共枕吗?

“为什么御先生不在卧室里睡?是因为我吗?我可以去睡客房,或者其他地方。”

“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?”

御司廷蓦然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颚,指腹暧昧的贴着她抚摸。

“姜卿卿,你的询问很容易会被我误会是挽留,难道你真的希望我留在卧室房间里睡吗?”

“这是御先生的卧室房间,你睡在这里,不需要考虑我。”

这也是试探吗?

姜卿卿今晚确实哭的太多了,眼睛红肿,说话声音也是沙哑的软弱。

她没有放松,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在御司廷面前好好表现。

御司廷从手指抚摸开始,突然变成强势的侵略,他是故意在欣赏着姜卿卿的反应,又同时毫不留情的揭穿。

“姜卿卿,我再给你一次回答的机会,你是想挽留我在这里睡吗?”

“……”

怎么可能。

姜卿卿抿着双唇沉默,再顺从也说不出来挽留的谎言。

然后,御司廷就直接松开了手,迈出脚步离开。

“姜卿卿,你应该要庆幸我现在没有想碰你的念头。”

“嗯,谢谢御先生,御先生晚安。”

姜卿卿站在原地看着御司廷离开,这算是他的仁慈吧。

可是,御司廷为什么不想碰她?

他的身体反应不是这样说的。

那么,“不想”的真正原因就是他心里的想法。

一门之隔。

御司廷径直走到书房里,不可抑制的深呼吸,慢慢克制平复自己的气息。

为什么不想碰姜卿卿?

确实是有两个原因。

作为御家家主,御司廷对男女关系是非常谨慎的。

他不喜欢沈如晚,也没有想过要和她发展感情,可是因为那一夜,沈如晚用身体救了他。

所以,御司廷是从责任感同意了他和沈如晚之间的感情存在。

可是姜卿卿不同。

对于她,他的情绪就更加的复杂纠缠。

是情不自禁,也是意乱情迷,是一次次差点失去理智的放纵。

偏偏他的想法,姜卿卿也是最清楚知道和感受到的。

御司廷不想要让自己的理智被欲念控制,就算他是很想很想真正得到她,也不能纵容这种情绪宣布胜利。

或许是他想要征服一切的胜负欲,面对自己的失控和理智,他不能输。

从今晚起,御司廷决定睡在书房里,避的不是姜卿卿,而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。

另一边,在卧室房间里。

姜卿卿看着御司廷离开后,像是劫后余生的叹息。

等她洗完澡,一个人睡在床上,还是紧紧裹着被子觉得没有安全感。

夜晚,御司廷确实也没有回来突袭。

可是第二天清晨,6点。

天还只是蒙蒙亮,书房那边就有声音传过来。

御司廷不想让管家知道两人分房睡的事情,他走回来,视线就正好看到因为听到推门声被吓醒的姜卿卿。

同时,姜卿卿坐起身看着他,温柔的说道:“御先生,早上好。”

妻子的义务,她知道的。

“嗯。”

御司廷懒洋洋的低声回应。

他去浴室里洗澡,左手臂之前因为救她受伤的纱布已经拆掉了,伤口已经痊愈。

然而,看着纱布的姜卿卿又想到御司廷救她的事情,那些点点滴滴被温柔对待的回忆都是造成她动心的帮凶。

在等待的时候,姜卿卿前往客厅的洗手间里洗漱。

佣人进来想准备早餐,被她示意退下,早餐也是她亲自做的。

事实上,昨天少夫人被御爷禁止出门的事情,在南院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谁都不敢过问这件事情,但是今天看到少夫人这样殷勤的伺候,也知道她是在讨好御爷。

姜卿卿是有目的的。

好好表现,今天她不仅要出门去学校,还要去医院里看望母亲。

每一件事情,她都需要得到御司廷的同意,谁让她的自由和尊严都通通被强行上缴了呢。

直到御司廷换好西装下楼,看到早餐和她,也确实是令人愉悦的画面。

“有事求我?”

“嗯,我今天想去学校,还想去医院。”

御司廷坐下来吃早餐,对她说的话,是漫不经心的反问道:“姜卿卿,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竟然不同意?!

闻言,姜卿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俨然有些慌张的说道:“御先生,你明明昨晚答应过我……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