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姜卿卿想治好御司廷的身体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194章 姜卿卿想治好御司廷的身体

分享到:
关闭

一瞬间,姜卿卿的视线里变得漆黑,自然也就看不到御司廷恼羞成怒的慌乱。

被御司廷甩开的右手撞到床头柜,生生的疼。

可是,在她自嘲的笑容里,自作多情的心是最痛的。

“御先生,晚安。”

姜卿卿还维持着趴在床边的姿势,说出这句话,声音里压抑着颤抖。

同时,御司廷轻不可见的僵硬,他听到了她的哽咽。

有片刻的迟疑,当他重新开启卧室房间里的灯。

视线里就只能看到姜卿卿走向浴室的背影,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此刻,姜卿卿也不想看到自己的表情,视线刻意避开镜子,打开花洒,是用热水浇下来洗刷干净。

等她洗完澡出来,卧室房间里好像为她留着一盏小灯。

她看到御司廷闭着眼睛的俊颜,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不想看到她。

随后,她吹干头发,脚步走回到床边躺下来。

关了灯,周围一片漆黑安静。

睡在同一张床,是最亲密的陌生人。

在接下来近半个月的时间里。

姜卿卿和御司廷的相处模式都保持着这种忽远忽近的关系。

她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,不是去医院里看望姜母,就是在沈家跟着沈爷爷学习。

可是在她的世界里,御司廷始终占据着最多的时间和最复杂的情绪。

姜母在手术后的康复情况不太好,姜卿卿跑医院的次数很频繁。

同时,姜卿卿也没有辜负沈老爷子的培养教导。

她有天赋又学的认真,更是频频得到沈老爷子的夸奖。

沈老爷子也是越来越喜欢姜卿卿,这个孩子的出现,就好像在弥补他始终找不到亲孙女的遗憾。

这天中午,管家送来的是沈家学校食堂打包的午餐。

姜卿卿和沈老爷子坐在小圆桌前吃饭。

“卿卿,你觉得沈家最厉害的是什么?”

“应该是药研,可是沈爷爷明知故问,难道答案还有其他的?”

姜卿卿在说话的时候,将甜汤里的红豆挑出来了。

此时,沈老爷子也将红豆挑出来,看到她有相同的举动,笑着问道:“卿卿也不喜欢吃红豆吗?”

“不知道为什么,小时候就不喜欢吃。”

姜卿卿笑眯眯的解释,还不忘给沈老爷子碗里夹菜。

沈老爷子记起来姜卿卿今天和医院里的护士通过电话,他突然忍不住问道:“卿卿,你父母对你好吗?”

闻言,姜卿卿有点意外,微笑的说道:“妈妈很疼爱我。”

她是孤儿,是姜家假千金的身份并没有被公开。

“好,那就好。”

沈老爷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失望,但是又很庆幸姜卿卿有母亲的疼爱。

可能是某一瞬间,他心里曾经自私的希望姜卿卿就是他找不到的孙女。

尽管,这种可能性就是微乎其微的妄想。

在这个时候,沈老爷子打断自己思绪里的胡乱猜想,继续刚刚说的话题。

“其实沈家除了药研的成就,还有针灸,但是我年纪大眼花手不准,沈家已经没有人能施针治疗了。”

“针灸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学习身体穴位和施针治疗的方法,沈爷爷这些年都没有培养出徒弟吗?连沈小姐也不会吗?”

其实姜卿卿心里始终很疑惑,沈老爷子好像并没有把沈如晚培养成接班人。

要知道,沈如晚能盗窃她的考试作品,就证明她自己没有实力。

只是这种质疑,她不会轻易说出口。

沈老爷子轻不可见的叹息,回答道:“如晚不适合,她也学不会,卿卿,如果我想教你,你肯不肯学?药研和针灸一起学习,是很辛苦,如果你对针灸没有兴趣的话,也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“我想学,沈爷爷愿意教我的话,我都想学。我知道针灸还有一种治疗方法是指尖放血,是针对体内解毒的。”

这是姜卿卿在珍惜药草资料书里看到的治疗方案。

这本书,还是沈老爷子前几天拿给她的。

他没有想到姜卿卿看的这么快,还能全部都记下来。

“用指尖放血来解毒,也需要配合药物的治疗,你关注这种方法是因为御司廷吗?”

突然提起来御司廷的名字,姜卿卿明显怔忡。

沈老爷子看着她的反应继续说道:“你和御司廷住在一起,肯定知道他的身体情况,他确实是中了毒,并且没有完全治好。当年御老夫人找到我亲自为御司廷解毒治疗的时候,我已经没办法施针,只能用药物保守治疗。”

“沈爷爷的意思是,如果能施针放血的话,御先生的中毒情况还能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吗?”

姜卿卿看过御司廷已经是治疗结束后的毒发情况。

他很痛苦,也很辛苦这是一种身体的折磨。

如果还能继续治疗,御司廷就有可能恢复到完全健康的身体。

“卿卿,如果你能学会针灸,你可以亲自为御司廷治疗。”

沈老爷子想到什么事情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要说御司廷小时候就中毒的事情,也确实是非常可怜,因为我的原因,没能治好他,也是我心里的遗憾和愧疚。”

御司廷竟然小时候就中毒了?

是谁会向他下毒呢?会是身边最亲近的人吗?

这么多年,御司廷的身体情况都不好,这是一件怎样痛苦的事情。

姜卿卿不是因为想要为御司廷治疗而决定学针灸,但是她想在学会施针后,能为御司廷治疗身体。

“卿卿,既然你想学,爷爷就教你。”

“嗯,我会努力学的。”

直到今天在返回御家南院的路上。

姜卿卿的脑海里,想的都是御司廷中毒的事情。

可是在南院别墅门口,一辆黑色的宝马停阻在这里。

御家保镖在门前拦阻的身影竟然是姜国良,他也不敢硬闯,只能神色焦急的走来走去。

这时,姜卿卿看到姜父的出现,是有点意外又不是很意外。

司机在驾驶室询问道:“少夫人,您可以不用下车,我通知保镖处理,车能直接开进去。”

避而不见?

姜卿卿还没办法做到这种地步。

“没关系,他是我的父亲,我下车去见他。”

她并没有提前接到电话,很显然,姜父直接出现在这里找她,是不想被她拒绝。

看他的表情,难道是姜家出事了?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