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御司廷,我不要爱你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207章 御司廷,我不要爱你

分享到:
关闭

这一瞬间,姜卿卿僵在他的怀抱里仿佛忘记了该怎样呼吸。

她怎么也想不到御司廷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明明听到了,她还是忍不住重复确认。

“御先生,你说要什么……”

“我要你爱我,姜卿卿,很难理解我的要求吗?”

御司廷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都隐藏在冰冷的目光后面。

而此刻,他像是温柔的拥抱着她,俯身也像是要亲吻的亲密距离。

他贴着姜卿卿的耳边,声音低哑的说道:“你的心会比你的身体更有价值,这也是你最后的筹码,所以交出来,我要你爱我。我要你全心全意的爱我,我不会轻易相信你,你要向我证明,你到底是怎样爱我的。”

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是拥抱着姜卿卿。

他的声音甚至是温柔的,一字一字,刺进姜卿卿的心里。

姜卿卿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难堪。

她没办法逃跑,不仅仅是身体被禁锢,就连灵魂也被他控制了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她声音颤抖的提出拒绝。

可是,御司廷眯着眼眸更生气了,眼角和嘴角的笑意都带着阴鸷。

“姜卿卿,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你的心,是你最后的筹码。要不要救姜家,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诚意。当初你想要重获自由,都能牺牲自己的身体和我做交易,这次为什么不可以呢?”

姜卿卿的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御司廷。

距离太近,她反而看不清楚他的模样,泪水慢慢涌出来。

他怎么能完全不顾她的感受,说出这种残忍的话。

爱上他……

她已经爱上了,还要怎样?

连这份无法控制的感情都要拿出来被嘲讽吗?

“御司廷,我不答应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突然情绪失控,拼命的挣扎反抗。

“不要,我不要爱你……你放开我,放开……”

她说的是,不要爱。

而不是,不会爱。

就连这个字都微妙的出卖了姜卿卿的内心。

可是,御司廷没有发现,他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姜卿卿对他的厌恶抵触。

这个女人想要逃跑的意图太明显。

以至于,他禁锢她的动作更加用力,勒着她的腰,像是快要折断她的摧毁。

姜卿卿反应这样激烈,是她不能让自己的真心被御司廷糟蹋。

如果她不爱他,便可以毫无顾虑的答应这场交易。

可是她现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,而她的痛苦,也得不到御司廷的心疼。

她想要离开,她想要和他保持距离。

“放开我……求求你,御司廷,不要……”

她真的在哀求他,因为她不想要践踏自己的感情。

他的要求,是最残忍的伤害。

“我不会放开你,姜卿卿,你已经落在我的手里,你就不可能再离开。”

此刻,御司廷的失控都是来自姜卿卿让他的失望。

她可以答应,她还可以骗他。

可是姜卿卿连这种敷衍欺骗都不愿意,她就这样讨厌他吗?

“乖,我们来好好谈谈交易的事情,只要你爱我,姜家就有救了。”

“御司廷,为什么连你也要这样对我……我不要做第三者,你放过我……”

姜卿卿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挣扎。

她的目光看着他,泪水连连,脆弱到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摧毁。

“姜卿卿,你没有资格拒绝我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蓦然抱起姜卿卿,直接将她扔到沙发上。

姜卿卿在挣扎尖叫的同时,被御司廷高大的身躯压下来。

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他已经让她遍体鳞伤了。

“啊……御司廷,放开我……”

在御司廷看来,姜卿卿现在就像是装不下去的暴露出真实的自己。

她的厌恶、憎恨,她是这样拒绝他的靠近。

倏地,御司廷单手钳制着她的双手举高在头顶,长腿压制,让她躺在身下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空间。

下一瞬,他伸出大手钻进她的衣服,掌心紧贴着她的心脏位置。

“姜卿卿,你在这里藏着谁?我只是提出要你的心,你就反应这么强烈,你心里的男人有这么重要吗?”

他从来都不知道姜卿卿在心里藏起来的人是谁。

嫉妒、猜疑,纠缠着控制欲和占有欲。

御司廷的侵略简直是毫无温柔。

这一刻,姜卿卿在他的视线里就像是赤裸裸的被肆意窥探内心。

她绝对不能承认,被她藏在心里的男人,是他。

“你不是已经有了沈如晚吗?为什么还要招惹我……我这个御少夫人只是对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的玩物而已,何必要认真?我一直很乖,我一直都在讨好顺从你,那你就放过我吧……”

姜卿卿试图提起沈如晚的名字,想要让御司廷恢复理智。

可是,没有用,她的抗拒才是真正激怒御司廷的原因。

御司廷欺身靠近她,双眸猩红带着怒意,声音更是冰冷的说道:“姜卿卿,我们的事情和其他人没有关系。你别这样在意我是不是爱你,你既然有御少夫人的名份,那更应该要对我付出真心感情。”

在说话的同时,他的大手肆意试探游走。

从腰间、腿,再抓着她的脚踝,紧贴在他的身侧。

在严肃正经的办公室里。

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像是格格不入,是危险,也是刺激。

御司廷是在试探姜卿卿的反应。

“姜卿卿,等你能做到爱我的时候,我就会和你上床了。”

这就是他一直都没有碰她的原因?

不是爱惜,不是保护,而是他在等更有趣的时机。

“呵,御先生和我上床,是对我的恩赐吗?”

在这个时候,姜卿卿好像也不在意御司廷对自己做什么事情。

身体上的疼痛,根本就不及心里万分之一。

“如果你想和我上床,那么这就是恩赐,也是你向我证明的最好方式。”

此刻,御司廷轻不可见的松开了对姜卿卿的强势压制。

至少两人躺在沙发里,他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。

当他俯身看着姜卿卿支离破碎的眼眸,仿佛心被揪住,呼呼也变得沉重紧绷。

“姜卿卿,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要不要答应交易?”

御司廷不是在逼姜卿卿当场承认说爱他。

而是想要看到姜卿卿的态度,是她的顺从,而不是她为了心里的野男人不顾危险的反抗他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