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夫妻一场,坐在他怀里谈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215章 夫妻一场,坐在他怀里谈

分享到:
关闭

难道姜卿卿是真的想带着野种去找亲生父亲?!

御司廷对她提出质问的时候,仅仅只是猜想,便已经是怒不可遏。

“姜卿卿,你想都不要想,绝不可能!”

“可是御先生,孩子是无辜的……”

姜卿卿的第一反应是,孩子也是生命。

是在她肚子里,坚强又脆弱的生命。

“你舍不得?那你是想生下来?是要求我为你保守秘密,还是这个孩子你想还给亲生父亲?”

御司廷延续着白天的怒意,他竭力想要控制,可是他发现已经失控了。

冰冷的声音,一字一句都是对姜卿卿的试探和质问。

到现在,他都没有看到姜卿卿给出让他满意的态度和回应。

“我……”

姜卿卿是真的没有想好。

孩子来的太突然,而且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,她根本就没有时间思考。

尤其是,她要面对的压力不仅仅是解决出现的问题,还有来自御司廷的掌控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就已经不再属于她自己了。

“姜卿卿,过来。”

在这个时候,御司廷懒洋洋的交叠着长腿,靠着沙发眯眸审视她。

面对今天连续两次将自己的情绪逼到极点的男人。

姜卿卿保持了距离。

可是,她的脚步也不得不听话的走过去。

御司廷拿着姜国良签字的手术同意书,像是循循善诱的对她抛出诱饵。

“我可以安排你母亲转到御家的私人医院进行手术,她能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,康复的几率也会更高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姜卿卿轻不可见的眸光微颤。

“御先生又是要和我做交易吗?”

“呵,等价交易最公平,不是吗?我们也不能谈感情。”

御司廷眯眸睨着姜卿卿浑身僵硬的反应,知道她这会身体还是不舒服。

下一瞬,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,直接将她带到怀里。

姜卿卿猝不及防的跌坐到御司廷的腿上,顷刻间,她就被他的强势气息包围了。

不是温柔,是他的危险禁锢。

“我们毕竟是夫妻一场,可以坐下来好好谈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也不能是坐在他的腿上谈。

姜卿卿敢怒不敢言。

事实上,御司廷用这种近乎偏执的举动在完成和姜卿卿的亲密接触。

越是亲密的距离,越是能填满心里觉得远远不够的占有欲。

御司廷的手臂圈紧怀里侧坐的姜卿卿,目光近在咫尺的凝视着她,是将她的反应和感受全部掌控。

“姜卿卿,姜家现在有一周的缓刑期,这是我送给你,不需要你付出代价的福利。至于姜家是不是能度过破产难关,我也不想再听到。”

这是他为她做的事情,心情莫名其妙的,就是想要说出来让她知道。

御司廷似笑非笑的掩藏着自己的傲娇。

闻言,姜卿卿怔了怔,才知道御司廷是说要她交出真心来爱他的交易取消了。

她也不是真的想求他救姜家,同意书拿到了,这才是真正的威胁。

“御先生,如果我想要同意书安排妈妈到御家医院做手术的话,是要我打掉这个孩子做交换吗?”

“我要你打掉这个孩子,更要你知道,你这辈子都要乖乖的留在御家。”

直到现在,御司廷知道姜卿卿还没有打消想要逃跑的念头。

这场婚姻就像是她的卖身契。

姜卿卿是真的感觉到,自己在越陷越深的处境。

“我肚子里怀着其他男人的孩子,御先生不生气吗?”

“姜卿卿,你觉得我还不够生气吗?”

这句话刺激到御司廷的目光瞬间变得阴鸷危险。

倏尔,姜卿卿转身看着他,眼瞳里是互相倒映着对方的面容。

“御先生在新婚夜的时候说过我不干净,现在我还怀孕了,我应该是让你很不满意的残次品才对。我能理解,御先生要我打掉孩子,因为你也不可能真正被我绿,可是你为什么还要我留在御家呢?不觉得嫌弃吗?”

姜卿卿是故意诋毁自己的试探他。

一句话能激怒御司廷。

不是因为姜卿卿的挑衅,而是御司廷的心虚。

从姜卿卿来求他救姜家的时候,他要的就是她的心,是要她全身心的属于他。

他反省过自己,却没有让两人关系变得亲密的机会,是因为野种出现了。

“姜卿卿,我知道你想逃跑,我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御先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你不会嫌弃我吗?”

姜卿卿是猜不到御司廷的想法,所以她固执的想要追问探究。

可是,御司廷的自我防御非常的敏锐,他不答,继而对她反问道:“与其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,我更在意还没有结果的事情,比如,你和这个野种的父亲还有联系吗?是陌生人还是前男友?这也决定着你对这个孩子的态度。”

御司廷假装自己不在意。

其实,他心里非常介意,猜忌丛生。

“公平交易,你回答我,我也会回答你。”

他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充解释。

姜卿卿没有说过谎,她只是有能说和不能说的隐瞒而已。

“如果御先生会相信我,我不知道他是谁,更不可能和他有联系,我也不想联系……”

有一瞬间,姜卿卿是真的在想,她要不要找到那个男人?

可是噩梦的恐惧让她瞬间就打消了念头。

她是疯了吗?

那是强行毁了她清白的混蛋。

而且,之前卓骏的冒认顶替也让她有了心理阴影。

这件事情好像很复杂,她想过查,但是卓骏失踪断了线索,便也没办法了。

姜卿卿的反应像是很抗拒意外怀孕的事情,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吗?

倏地,御司廷在凝视着她的时候,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“我相信你,所以,我可以原谅你。”

确定不是霍景宸的孩子。

确定姜卿卿心里没有想着那个男人。

那么,她是不小心,或是喝醉酒怎样导致这个孩子的出现,都不重要了。

他不想深究,是不想纵容自己嫉妒的介意。

“姜卿卿,只要你打掉这个孩子,解决问题,那么我可以对这件事情既往不咎。”

御司廷不是在说服姜卿卿,他是在说服自己。

从头到尾,他都在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想法,其实他就是放不开姜卿卿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