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对姜卿卿肚子里的孩子有敌意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隐婚后老公每天想公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217章 对姜卿卿肚子里的孩子有敌意

分享到:
关闭

姜卿卿听到御司廷说的话,触动的目光被仓促藏起来。

“不用,御先生没有义务照顾我肚子里的孩子。奶奶也不在这里,更没有必要再辛苦的演戏。”

一句话就将御司廷的关心都定义成惺惺作态。

其实,是姜卿卿在提醒自己。

如果再被御司廷嘲笑她自作多情,她可能就真的忍不住委屈了。

闻言,御司廷轻不可见的诧异是他对姜卿卿的担心。

可随即冷下来的声音,便是他清醒过来,同样提醒自己要注意情绪的自我恼怒。

“你放心,我对你肚子里的野种并不在意,可你是我的,只是我拥有你身体使用权的本能反应而已。”

如果他第一句话是糖,那么第二句话就是毒药了。

“……”

姜卿卿庆幸自己是低头趴在洗手台,长发垂落下来,完全能遮挡住自己的表情。

片刻后,她缓过来起身,接过他递来的水杯,说道:“谢谢御先生。”

“不想谢就不用谢,别这样勉强。”

御司廷迈着脚步走进来洗漱。

视线不经意望向姜卿卿,他觉得莫名苦恼,这个女人怎么养不亲呢。

同时,姜卿卿察觉到御司廷的关注,却并没有给他任何回应。

因为怀孕的原因,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快,带来的心慌就是拖垮情绪的重量。

直到两人换好衣服下楼。

此时,管家在客厅里等候,恭敬的说道:“少爷,少夫人,早餐准备在北院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姜卿卿在台阶处停下来。

御司廷注意到她的举动,还以为是她哪里不舒服,他是下意识搂住她的腰。

偏偏,这是错误的时机。

姜卿卿正好转过身望向他,带着嘲讽的说道:“辛苦御先生了。”

因为要见到奶奶,所以御司廷又开始演夫妻恩爱了。

姜卿卿真的不想要这种虚假的怜悯,不管因为这个孩子得到怎样的待遇,她都在提醒自己,这是错误的。

倏地,御司廷在姜卿卿的视线蹙眉带着怒意。

“夫妻一场,不用这样客气,我应该要照顾好你。”

他用这样冷漠的声音说着关心,眼里是没有浪费半点感情。

闻言,姜卿卿自嘲的笑了笑在点头,像是说服自己。

“御先生,我今天要去医院,还要去沈家学校。”

“虽然你怀孕了,但是我没有限制你的自由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是用妻子的身份在向你汇报交代。”

姜卿卿是故意的。

在御司廷搂着她的脚步走向北院的呵护里,她感觉到他掌控的力度,是故意在管家面前说这件事情。

如果御司廷用她要“养胎”的理由,将她留在御家,她的自由便岌岌可危。

可是,御司廷面对姜卿卿耍小心思的举动,是在怒意都藏在眼底深处。

“好,是我的好妻子,那你也要配合我作为丈夫担心你的举动。”

没有限制自由,也要全程监控。

姜卿卿还能莞尔微笑的说道:“都听御先生的安排。”

不管是怎样的相处模式,姜卿卿和御司廷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来两厢情愿。

感情和婚姻,出现绝对强势的压迫方,就是要失去平衡的。

偏偏两人的关系从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。

在自己的世界里,姜卿卿感觉到在倾斜的生存空间,就算无济于事也要最后挣扎一下。

同时,御司廷的沉默是在反省自己对她过于明显的本能反应。

他始终不承认,这种受到影响的情绪都是来自心里的感情。

正是因为他的忽冷忽热,还有反驳自己却伤到姜卿卿的冷嘲热讽,导致了两人互相拉锯的感情关系。

到达北院。

姜卿卿轻不可见的深呼吸,她觉得自己有义务要表现好。

毕竟,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最心虚的罪行。

“司廷,卿卿,今天陪奶奶吃早餐应该不耽误你们吧?”

御老夫人还真是藏不住对这个孩子的欣喜关怀。

闻言,御司廷轻笑说道:“不耽误,就是北院有点远,明天就不过来了。”

他是觉得要面对奶奶会让姜卿卿有更大的压力。

而且,这个野种的影响力要控制下来,这是阻隔在他和姜卿卿之间的障碍。

御司廷是演累了吧?

姜卿卿现在的脸色比昨晚也没有好太多。

御老夫人亲自起身,带着姜卿卿坐到餐桌前。

“这确实是,如果卿卿觉得累的话,那就不要频繁走过来,有时间再过来陪奶奶吃饭就行。卿卿,你的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太好,是昨晚你没有睡好吗?”

“没有,奶奶不用担心,我只是身体还没有适应。”

其实昨晚睡的挺好的,很温暖的感觉。

这时,御司廷坐在姜卿卿的旁边,大手摸摸她的脸颊说道:“我安排医生晚上来南院看看你,你记得早点回家。”

姜卿卿缓缓抬眸回视,点点头,是胃口不太好的吃着早餐。

虽然,御司廷还是会亲自给她夹菜,但是两人并没有太多的眼神交流。

可是很微妙的是,他蹙着眉,是对姜卿卿因为怀孕而身体不舒服的事情不满。

解释下来,是御司廷对姜卿卿肚子里的孩子有敌意。

不是愤怒的恨意,而是莫名其妙的醋意和妒意。

御老夫人看在眼里,知道姜卿卿怀孕很辛苦的最大原因,是御司廷没有真正的疼爱她和孩子。

吃完早餐,司机直接开车到北院接。

在上车的时候,御司廷特意停步在姜卿卿的面前,手指像是情不自禁的弄着她的头发。

“如果你考虑好了,随时给我打电话,我会安排好所有的事情。”

他说的,还是做交易的事情。

姜卿卿眸光微颤,这是她没办法逃避的选择。

“嗯。”

两人出门是不同路也不同车。

如果没有御家的羁绊,或许就真的要渐行渐远了。

上车后,姜卿卿注意到自己身边又出现了穿着西装的保镖跟随。

像是已经习惯了,她也不在意,轻声对司机说道:“去医院。”

御家的房车驶出北院。

在大门口,位置就正好对着东院别墅的露台。

御成峰抽着雪茄远远的看着,手机拨通一个匿名的号码,吩咐道:“今晚就动手,要让那个女人非常意外的流产,做得干净点,事成后,100万的酬金转给你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